当前位置:评论>珠宝

北方黄金珠宝学院十年磨砺、创新前行

将“校企合作”进行到底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20-03-03作者:郭士军


 

 北方黄金珠宝学院院长赵东明说:“今后,北方黄金珠宝学院还会坚持夯实内功、眼界向外齐步发展的思路。对内,学院将坚持‘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的发展模式,积极推进‘1+N’模式纵深发展,夯实学院的基本功;对外,学院还会积极推进与中职院校的‘2+3’人才合作模式,同时,瞄准市场新趋势,对学院课程进行改革优化,大力发展线上营销、智能制造的教学,为黄金珠宝行业提供优秀的人才。”

 

 

  2019年12月18日,丹东的气温零下六度,刺骨的冷风令人瑟瑟发抖。而辽宁机电职业技术学院(下称“辽宁机电”)报告厅内暖意融融,中国黄金曲静珠宝爱心助学慈善首饰拍卖火爆进行。

 

  拍卖会现场座无虚席。该场慈善拍卖会,不仅汇聚了北方黄金珠宝学院师生亲手设计制作的作品,还吸引了德诚珠宝、潮尊珠宝等品牌的加盟。最终,现场拍卖金额以比2018年增加131.5%圆满结束。

 

  慈善拍卖会是北方黄金珠宝学院理事会副理事长曲静践行慈善助学的善举。自2016年开始,曲静就在北方黄金珠宝学院首创了慈善拍卖会,旨在利用全校师生力量,通过竞拍由宝玉石专业师生原创的珠宝饰品以及珠宝品牌提供的饰品,帮扶学院贫困学生。同时,此举也进一步锻炼了学院宝玉石专业学生的动手实践能力和市场“嗅觉”能力,于设计作者、受资助者都意义非凡。

 

  这是曲静创建的北方黄金珠宝学院创新发展中的一个缩影。

 

  校企合作的受益者

 

  [如今,已有“十周岁”的北方黄金珠宝学院,在多年的摸爬滚打中,创新前行,将“校企合作”进行到底,首创和秉承的诸多创新理念,为行业诸多院校、企业家所瞩目。]

 

  时间倒回到2008年,那一年,曲静敏锐地意识到黄金珠宝行业人才供需不平衡问题。“那个时候,行业专业人才太少啦。而行业的发展,一定离不开专业人才的保障。”曲静回忆说。

 

  几经谋划,2010年,北方黄金珠宝学院终于成立。曲静由此成为无偿支持黄金珠宝行业职业教育的典型代表,是行业为数不多的“校企合作”成功典范。

 

  北方黄金珠宝学院是中国黄金曲静珠宝与辽宁机电实施“校企深度融合发展”战略,依托于辽宁机电所建立的二级分院。自建院以来,学院设立宝玉石鉴定与营销、加工,首饰设计、电子商务等专业10余项。每年,北方黄金珠宝学院向全国各地输送专业人才,专业对口就业率达90%以上。

 

  作为辽宁机电的二级分院,北方黄金珠宝学院坚持走“校企深度融合发展”的道路,在学历教育与职业教育并行的过程中,以企业的用人标准带动学生学习文化和专业知识的水准。结合课程的设置,北方黄金珠宝学院将学习、实习与实践紧密融合在一起,让学生在学校与企业之间做到优势互选、自然衔接,打造出具有高度专业水平、正确从业理念的实用型人才。

 

  “校企双主体”办学模式是连接企业需求和院校培养目标之间的重要枢纽。“校企双主体”办学模式,让学生更懂市场的需要,同时更是让学生能在最短的时间里适应工作内容。“我们对人才的培养和选拔更注重学生们的全面发展和对珠宝行业兴趣爱好。学院为了让毕业生就业时能在最短的时间适应企业工作环境,在课时安排的过程中实行理论基础与实际操作相结合,采取校中厂、厂中校的联动教学模式,不仅让学生能够在课堂上更加深刻地学以致用,还能够解决终端用人单位的经验之需,大大提升了校企双方的用工默契度。”曲静说。

 

  田亮是北方黄金珠宝学院“校企合作”的受益者。他坦言,“校企合作”是一种促进毕业生快速融入到工作岗位的最佳方式之一。

 

  田亮是北方黄金珠宝学院2014级首饰设计专业班的毕业生。2016年,田亮被前来北方黄金珠宝学院招聘实习生的深圳市金展国际珠宝广场有限公司(下称“金展”)“一眼相中”。刚读完大二课程的田亮,就开始进行顶岗实习。

 

  由于杰出的工作表现,实习一个月后,田亮便被金展聘任为正式员工。从招商运营助理到招商运营专员,从招商运营总监助理到招商、企划经理,田亮一路走来,始终恪守、传承着北方黄金珠宝学院奋发向上、积极进取的优良传统。

 

  像田亮一样毕业前就精准上岗的学生还有很多。刘子义,北方黄金珠宝学院2012级珠宝鉴定与营销专业的毕业生,2014年他来到深圳,在星光达做选石类工作,之后又陆续在其他珠宝公司做了三年的销售业务。

 

  2018年开始,刘子义便大胆地“走出来”,创业做GIA裸石批发。刘子义的事迹,也成为北方黄金珠宝学院师生常常挂在嘴边的成功案例。

 

  “深圳水贝这边能帮我们的人太少了,基本上只有靠自己积累的人脉和资源。”谈到创业的感受和认识,刘子义表示,资金压力是刘子义创业初期面临的最大困难。“刚开始的时候,客户都还很支持我,从我这拿点货。但是,长期稳定发展,并不能仅仅靠‘感情’,而是公司的服务和货品的价格取胜。和客户在生意交往中产生的感情才是长久的,而不是靠感情去产生生意。”

 

  师傅领进门,学习靠个人。对于已经工作四年的田亮来说,对从学生到职员的转变,他有很多感触:“其实并不是那么容易。学好了知识,并不意味着你在工作中能够很快适应或得心应手。社会是复杂的,它是一所新的大学。我们一定要做好再学习的准备,以及心态平衡、自我情绪管理等工作。”田亮说,“学校学习的毕竟是知识型内容居多,而对于做人做事和与人沟通交流,这都需要在毕业后的实际工作岗位中锻炼。工作做得好,不能过于骄傲,做得不足的时候,也不要气馁。保持一种平衡的心态,做好自我的情绪管理工作,虚心向前辈和同事们学习,这是刚毕业大学生最需要学习的品质。”

 

  让学生离市场更近

 

  [与深圳当地的很多黄金珠宝高职院校相比,北方黄金珠宝学院的短板可见——离市场太远。为了弥补自身的不足,北方黄金珠宝学院可谓用尽了心思。]

 

  世界珠宝看中国,中国珠宝看深圳。深圳是全国黄金珠宝市场的集散地,汇集了国内黄金珠宝行业生产制造、批发、设计以及品牌企业等数千家,堪称国内黄金珠宝行业的风向标。自然,深圳当地的很多黄金珠宝高职院校有着天然的优势——与市场距离更近,可以让学生有更多的锻炼机会。

 

  在北方黄金珠宝学院实训室楼梯口的一面墙上,中国黄金、周大福、翠绿、金龙等国内知名企业的牌匾赫然在列。这些企业是北方黄金珠宝学院推进“校企合作”的典型代表。据北方黄金珠宝学院副院长毛乃川介绍说,针对自身的短板,北方黄金珠宝学院积极“补齐”,引入定制班、导师制、技师班等模式,主动与市场“接轨”,最大化地让学生在校期间就能解企业的岗位需求。

 

  “我们建立了一大批优质的合作企业,尤其是这两年,黄金珠宝行业的很多龙头企业都会来到北方黄金珠宝学院交流。近十年来,我们不断地与北上广深、沈阳、大连等知名珠宝企业合作。”毛乃川说。

 

  导师制一定程度上拉近了学生和市场之间的距离。栾雅春是北方黄金珠宝学院宝石鉴定课程的教师,也是北方黄金珠宝学院导师制的专业教师。2019年3月到5月,栾雅春和学院的另一位老师带领大二的三个学生参加全国技能大赛,从省赛到全国赛,两个多月的时间,他们五个人几乎天天黏在一起,讨论、练习。

 

  感动总是光临善良的人。2019年5月底,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珠宝玉石鉴定”赛项比赛在兰州圆满闭幕,栾雅春所带领的团队获得二等奖。

 

  回丹东后发生的一件事,令栾雅春现在回忆起来都感动不已。“回到丹东后,他们三个学生‘偷偷’找了一个饭店,请我们两个老师去吃饭。到了饭店才知道,学生们定制了一个小蛋糕,刻着我们五个人牵手在一起的画像。”这一幕,让在场的两位老师潸然泪下。

 

  事后,栾雅春讲道,通过这次比赛,她看到这些学生明显成长起来了。“比赛成绩是一小方面,三个月在一起的时间,让学生们学到了很多知识。这些东西,是很难在课堂上学到的。”栾雅春说。

 

  北方黄金珠宝学院教师石鹃瑜,除负责日常的首饰设计教学任务之外,还担任着珠宝首饰设计与制作技术协同创作中心的负责人,主要负责一些人才培养及输送、培养复合型人才、开发企业等“校企合作”事宜,为企业解决一些科研、技术服务等方面的难题。

 

  2019年下半年,石鹃瑜代表学院承接了红旗集团的设计印章项目,并于2019年底通过了设计草图。2020年1月5日,红旗集团定制的4000件印章全部制作完成,石鹃瑜和其团队大松了一口气。

 

  据石鹃瑜介绍,除了红旗集团这种大的集团订单外,每个学期,北方黄金珠宝学院都会接到社会上大大小小的十余个定制单。这些定制单,石鹃瑜都会带领团队共同完成。“既锻炼了学生们的动手能力,又能让学生了解市场的需求。”石鹃瑜对此评价说。

 

  定制班是北方黄金珠宝学院的一大特色。据毛乃川介绍,所谓的定制班就是学院直接与头部知名企业合作,点对点为企业培养定制化企业人才。

 

  高职教育就是要把人们的兴趣转化为技能,把技能转化成专业。高职教育最终对接的是企业的需求,一定要瞄准当今社会的发展和企业的需求,创新性地培养专业对口的人才。在这个过程中,曲静高度评价了一对一式定制班的人才培养模式。“这种模式既不浪费学生的学习时间,又能降低企业培养人才的人力成本,还能保障学生的就业率和高职院校的发展前景。”曲静说。

 

  石鹃瑜认为,定制班不是名义上的定制班,需要企业和学校通力合作。北方黄金珠宝学院所秉承的定制班,是一种“双导师制”培养模式。

 

“比如从课程设置上,企业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些需求,我们学院也会提出一些建议。在双方的磨合下,共同制作出一套既符合市场需求,又满足学校教学任务的新课程标准。”

 

  从2018年3月份开始,石鹃瑜经常跑到一线市场,接触各种生产、品牌类企业。令石鹃瑜感触颇深的是,当下高职院校的老师接触市场的机会还是偏少,实践机会更少,因此造成教师的教学内容可能就与市场偏离度大。“如果高职院校的老师能够一半时间在院校教学,一半时间在企业获取新内容,那老师就可以把最新的市场需求带到课堂上去,传递给学生,让学生更好地适应今后的工作岗位。”石鹃瑜说。

 

  无论是定制班还是导师制,都是北方黄金珠宝学院积极“走出去”寻找企业需求、进而转化成锻炼学生的一种科学教学方式。除此之外,北方黄金珠宝学院还会积极“引进来”,邀请知名企业家、管理层、优秀员工来学院分享先进的经验,以此来促进学院学生更系统地了解市场的新需求。

 

  在创新中突破瓶颈

 

  [针对学院专业减少、生源短缺的现状,北方黄金珠宝学院也在积极探索。]

 

  2018年下半年,一纸规定让全国非地质性高职院校顿时“惊”了一下:黄金珠宝类专业要求从此发生实质性变化,由过去的不设限,到只能设置一个专业。由此,这类非地质性高职院校在招生上面临很大挑战。受此政策波及的北方黄金珠宝学院也遭遇瓶颈式障碍。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摆在北方黄金珠宝学院面前的挑战又何止一个?北方黄金珠宝学院院长赵东明分享了一个数据:辽宁省每年的高中毕业生生源大约在30万人,而实际上,由于东北人口的流失,目前辽宁省每年的生源仅在20万人左右,甚至有一些市由于生源较少,参加高考的人数都不足1万人。“辽宁省是教育大省,本科院校70余所,高职院校40所左右,共计110余所。整个辽宁省的大学和高职院校都面临着一个普遍的问题:‘吃不饱’。”赵东明说。

 

  据赵东明介绍,目前北方黄金珠宝学院除了每年统招方式之外,还积极与辽宁省的中职院校合作,采取“2+3”模式,保证每年都有充足的生源。

 

  过去几年,“90后”一直被认为是具有个性化突出、自由主义、反叛意识等特点的新一代。而随着时间的推进,新的“00后”已经迈进大学课堂,他们受到新媒体、新技术手段等影响更加深刻,个性化在他们一代人身上更加明显。

 

  北方黄金珠宝学院的诸多老师也时而“犯头疼”——“有的时候,我们确实得好好理解这新的一代学生,用他们喜欢的方式教育他们。”

 

  王聃墨是2018级宝玉石鉴定与加工2班的学生。在王聃墨看来,互动能让老师和学生迅速建立起良好的关系,并让学生对课程产生一定的兴趣。“我们学院的专业老师现在基本上都在使用一个叫‘学习通’的软件,无论是点名,还是找人回答问题,都会通过学习通来随机抽人。”王聃墨说,“有时候,老师还会在‘学习通’软件上让我们抢答。抢答到的学生,回答得好,老师都会给我们加分。大家积极性挺高的。”

 

  创新的高职教育一定更符合人性化,不能游离于市场之外,更不能脱离学生的真实需求。北方黄金珠宝学院提倡“1+N”人才培养模式,即根据学生的差异化,采取不同的教学教育模式,旨在让每位学生都能发挥自身的潜能,最大化地激发学生学习的动力。

 

  “比如有些学生适合在教室学习,我们就提倡他们在教室学习更多知识;有些学生偏爱动手操作,我们通过引进‘校企合作’的企业项目,让学生能够更多地参与到实践中去,锻炼学生的实践能力。”赵东明说,“北方黄金珠宝学院下设的珠宝技术应用中心,就是旨在通过导师制、技师班等手段,选拔一些优秀的学生,在专业老师的带领下,完成企业的一些定制化项目。”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兴趣和爱好,高职教育也需要根据当下学生的兴趣和爱好而设置相应的课程。比如北方黄金珠宝学院新设的线上直播课程,就是根据时下新生代学生的兴趣爱好设置的。

 

  2019年,北方黄金珠宝学院增加了线上直播的课程,为行业专业人才培养更多的新技能人才。“我们现在再也不能只是单纯培养敲敲打打的职业人才了,一定要紧贴时代发展,增加直播课程的意义就在于让我们学院的毕业生更好地满足市场的需要。”曲静说。

 

  2020年,北方黄金珠宝学院即将迎来十周年生日。对于北方黄金珠宝学院下一步的发展,赵东明信心满满。他说:“今后,北方黄金珠宝学院还会坚持夯实内功、眼界向外齐步发展的思路。对内,学院将坚持‘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的发展模式,积极推进‘1+N’模式纵深发展,夯实学院的基本功;对外,学院还会积极推进与中职院校的‘2+3’人才合作模式,同时,瞄准市场新趋势,对学院课程进行改革优化,大力发展线上营销、智能制造的教学,为黄金珠宝行业提供优秀的人才。”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