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评论>珠宝

缺口仍在 大有可为

珠宝职业教育现状解析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20-02-19作者:郭士军


  无论是从国家视角还是社会视角,都应该重视对职业工人的认可,号召全社会能对职业工人客观的评价,防止片面的刻板印象对职业工人群体的伤害;同时,也要在职业教育学校中引导一种增强教师自豪感、减少学生的自卑感、真正地从源头提高职业教育的地位。

 

  “校企合作”到底能解决行业多少的人才需求问题?“校企合作”的人才培养真的让行业尝到了“普惠价值”的甜头吗?

  答案似乎并不能一锤定音。

  “校企合作”是当前高职院校为行业培养定向人才最积极有效的方式之一。在“校企合作”模式的带动下,以深圳职业技术学院、深圳技师学院、北方黄金珠宝学院等为代表的高职院校,在培养定向型人才方面不遗余力,各有千秋。其设计、鉴定、销售、导购等专业人才,每年在行业内都会有较高的需求,供不应求的局面一再显现。

  但是,伴随而至的一个“怪象”,让人抓不着头脑——加工制造人才稀缺、需求匹配度不高、稳定性较差等现象仍然是困扰着当前行业众多企业招聘的难题。

 

  “找人难”和“找活难”并存

 

  深圳是全国黄金珠宝行业的生产制造基地,其集聚着数十家极具规模的生产制造、批发企业。百泰、盛峰、福祺、德诚等黄金珠宝行业头部生产企业,每年都对生产型技工需求巨大。而与之相反的却是,工人“一人难求”的囧状。

  每年,百泰集团都会从高职类院校或技术学校招聘毕业生100人左右,而这一比例仅占百泰集团人才招聘总数的30%左右。

  深圳国金国银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国金国银”)在人才招聘上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国金国银人力总监叶丽介绍道,公司每年对珠宝专业毕业生的需求在50~100人左右,珠宝专业人才占比近50%。“销售人才最为紧迫,合适的不好招。”叶丽说。

  对于深圳市金明珠珠宝首饰有限公司(下称“金明珠”)而言,其紧缺的工厂技术工人让公司厂长蔡飞犯起了难。“现在很多工厂制造的企业‘用工荒’还是很严重。读过书很少选择在工厂上班,而且他们在工厂也呆不久,嫌累。”蔡飞说,“上次我们去宝山一个技校招聘中专生,有一个女孩子到了工厂,干了三个月,就离职了。”

  校招难寻,企业便把招聘的视线瞄准了内推和师带徒。

  一般而言,目前深圳地区黄金珠宝制造工厂的招聘需求大部分是采用内推、熟人介绍亲戚朋友,学徒开始学起,这两种方式相对来看稳定性更好。但是,单单从内推来补充企业每年的工厂招聘缺口,还远远不够。

  从往年的情形来看,国金国银从学校招聘过来的员工在工厂的留存时间不长。“工厂技工一般只能是在圈内直招,或通过熟人介绍熟练工,但是这种情况的员工流动性很大。深圳本地的高职院校学生基本不会去工厂,有的连销售岗位都不愿意,对收入期望过高。我们现在去外地的专业学校招聘一些毕业生,可能还能多留一段时间。”叶丽说。

  深圳市金玉福珠宝首饰有限公司(下称“金玉福”)董事长陈奖介绍道,金玉福招聘人才的方式主要是通过一些珠宝网站、招聘网站,以及业内推荐、自荐的方式,此外,还有一些成熟的工厂技师会从老家选择一些能吃苦耐劳的年轻人,采取师带徒的方式从零基础培养。还有一种方式,就是采用校招的方式,即去相关的职业教育高校、中高职院校现场招聘毕业生,但采取这种方式的招聘比例仅占公司招聘总数的10%~20%左右。

  部分高职院校的学生为什么那么不受企业的欢迎?其根源在于稳定性和耐心力不够。陈奖从金玉福多年来招聘新员工的感受方面进行了总结:“中高职院校的毕业生,家庭条件差一点的,毕业后留在企业能吃苦耐劳,稳定性相对很高;而家庭条件好点的这些中高职院校毕业生,基本上都吃不了苦,你让他站柜台或在工厂里打磨,他耐不住寂寞。而且,他们之中很多都是因为没考上大学,上中高职院校是为了‘镀金’,然后再回老家干其他事业。”

  “现在人才市场上普遍存在的‘找人难’和‘找活难’并存的矛盾现象,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人才培养与社会需求的错位,并且就目前状况来看,毕业生慢就业形势越发严峻。”舒艳说,“打个比方,以市场营销为例,其实按理来说,该专业的人才是能满足市场需要的,但很多学生都认为市场营销就必须是在市场上洽谈业务、做营销策划方案等,宁愿一直处于找工作或换工作状态,也不愿意从基层的营业员做起,导致市场上对有市场营销专业的基层岗位很缺乏,更多的是从非专业人员培养。”

 

  职业教育 首先要赢得尊重

 

  提及“校企合作”对深圳技师学院珠宝学院的影响时,深圳技师学院珠宝学院院长李勋贵介绍道,近年来,在大学生就业困难的形势下,深圳技师学院毕业生供不应求,提前一年被华为、华大基因、腾讯、大族激光、周大福等行业领军企业争相抢订。这背后自然离不开深圳技师学院推行“校企合作”战略的种种努力:校企共同探索出“新型学徒制、校中厂、厂中校、企业学院、技师工作站、校外公共实训基地、技能节”等多种形式,构建起“高端引领、深度合作”“四个引进、形式多样”为主要特点的深圳技师学院校企合作3.0模式。

  以培养自主创业、企业高端人才为目标,深圳职业技术学院以设计和鉴定为主要抓手,并将二者融于一体。“这种现象在一般高职院校是很少见的。一般黄金珠宝专业的高职院校,鉴定专业的学生精通设计的不多,设计专业的学生精通鉴定的也不多。”深圳职业技术学院珠宝首饰设计与工艺专业主任佟景贵说。

  在校企合作方面,2019年,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和水贝珠宝达成战略合作,在水贝珠宝设置一个水贝珠宝首饰设计学院。学院将成立三个中心:“首饰设计中心”“人才孵化中心””文化中心”,旨在将学校迁移,更接近市场需求,为教学提供更多的新思想,也为学生提供更多的实践机会。

  在采访中,诸多院校都一致认同“校企合作”对培养专业实用型人才的促进作用,但同时,隐藏在“校企合作”背后的痛仍然不可忽视——就整个黄金珠宝行业职业教育而言,工厂用工荒的现象普遍存在。而这一现象产生的背后有着错综复杂的原因。

  李勋贵说,“黄金珠宝行业工厂用工荒确实存在,从学校毕业的诸多毕业生都很少选择去工厂工作,其原因无外乎两个:其一,现在有的工厂生产环境并不是很好,很难留住毕业生;其二,社会和家长对工厂工人的角色认知不准确。”

  深圳技师学院珠宝学院刚开始引入营销专业方向的时候,一度让李勋贵犯起了愁。当时有很多家长不认可,他们直言:“我们的孩子毕业后怎么能做营业员呢?”

  “所有的销售管理岗位,基本上都需要从营业员岗位做起,没有这段经历,是做不好销售管理的。”李勋贵当时给众多家长解释道,“慢慢地,有些学生在营业员岗位做了两三年,就升到店长等管理岗位。学生和家长也就理解了。”

 

深圳职业技术学院老师袁塔拉指导学生操作。

 

  对比现在,工厂职员仍然也是面临类似的难题。而李勋贵对此也是坚持采取循序渐进式地引导思路,试图让更多的家长认可“当一名工厂工人的光荣”。

  “我们现在首饰加工的学生,我把他们放到周大福大师工作室,大师带他们做作品。这些学生现在都很稳定。刚开始的时候,很多学生都不去做加工。后来,即使家长不同意,学生也都很想去。”李勋贵说,“让一部分人在这个工厂制作中尝到甜头,我再请他们来给师弟师妹们分享,让大家正确认识到这个工人角色的担当和作为。”

  当前,各行各业对职业技能工人的需求越来大,职业工人也越来越受到社会的尊重、家长的认可。但是,就目前来看,“没多大点出息才去当工人”“没太多文化才去当工人”的刻板印象依然存在,“以职业工人为荣”的氛围还没有完全实现。

  对此,辽宁机电校企联合办副主任、北方黄金珠宝学院副院长谷泽毅提出了建议:无论是从国家视角还是社会视角,都应该重视对职业工人的认可,号召全社会对职业工人客观的评价,防止片面的刻板印象对职业工人群体的伤害;同时,也要在职业教育学校中引导增强教师自豪感、减少学生的自卑感,真正地从源头提高职业教育的地位。

 

北方黄金珠宝学院2018级宝玉石鉴定与加工1班进行首饰蜡版制作。

 

  “工匠精神、中国制造,这些都离不开职业工人这批群体的努力和贡献,不管是院校还是社会、行业,都需要尽心引导以职业教育为荣、以职业工人为荣的良好社会风气。”谷泽毅说。

 

  政策鼓励 职业教育大有可为

 

  近年,国家加大了对职业教育的政策支持力度,2019年以来对职业教育颁发的政策分别有《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职教“二十条”》《建设产教融合型企业实施办法》《职业技能提升行动方案(2019—2021年)》《关于教育支持社会服务产业发展,提高紧缺人才培养培训质量的意见》。

  2019年12月5日,又有一项关于职业教育法修订案的征求意见发布,教育部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

  修订案在原有的基础上,对职业教育体系进行了系统性梳理,明确“在义务教育后的不同阶段实施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分类发展,优化教育结构,科学配置职业教育资源”,并且对职业教育学校和职业培训进行了系统划分;民办职业教育方面,修订案提出“国家鼓励依法举办民办职业学校、职业培训机构”,特别指出各级政府可以采取包括补贴在内的多种形式鼓励支持民办职业教育,同时支持境外投资者依法在中国境内举办职业培训机构。

  此次对职业教育法的修订,是国家对此前提出“完善职业教育和培训体系,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改革方案的进一步更新和完善。随着我国产业结构升级的持续推进,整个产业领域对于技能型人才的需求量持续增加,职业教育将会越来越被重视。

  舒艳表示,随着近几年国家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反映出来的是技能型人才普遍短缺现象。加强技能人才培养是目前社会发展的迫切需要和任务。这个机遇越大,挑战也越激烈。

  随着企业的发展需求,对专业技能的实操要求越来越高,学校可以根据企业的岗位需求,为企业培养更有针对性的专业技能、创新型人才,发挥学校和企业的各自优势,共同培养适应现阶段和未来珠宝首饰行业所需要的“智力+技能”型人才。

  职业教育与人工智能技术具有内在的紧密联系,而这种联系决定了人工智能时代的职业教育正迎来一系重大的发展机遇。人工智能技术将为职业教育发展赋予智慧支撑,同时,职业教育也将面临人工智能带来的诸多挑战。“在人工智能化时代,劳动力将面临被代替的风险。因此,职业教育要实现创新发展,深入推进产教融合,有效整合教育与产业两大领域的社会资源,充分提升人工智能发展所需的技能型人才服务的适用性。”舒艳说。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