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专栏>一孔观金

ETF流出,黄金通道改路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20-10-15作者:孔令龙


  秋天来了,天气凉了,一群大雁往南飞。

 

  温度是大雁迁徙的指令,价格则是黄金流动的指令。价格降了,市场稳了,黄金再次向东流。

 

  年初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作为避险资产的黄金受到投资者的追捧,大量资金涌入,黄金ETF尤为受益。今年上半年,全球投资者在其投资组合中增加的黄金ETF的总量创下历史纪录。截至6月底,这些产品的2020年总流入达734吨。在全球ETF的版图里,美国一直占据主导地位,全球最大的两家黄金ETF也都在美国。因此为了满足需求,今年初以来,大量黄金流入美国。

 

  瑞士是世界上最大的黄金精炼和转运中心,其海关数据是全球黄金流向的直接指针。今年3月至7月间瑞士向美国运送了412.9吨黄金,是同期向中国和印度这两个传统黄金需求大国出口的超过20倍。这说明疫情发生后的几个月里,美国黄金期货价格飙升至世界其他地区价格之上,这种溢价刺激了金条向纽约转移,东金西移的跨大西洋通道被打开。

 

  不过,随着8月以后金价重新回落到每盎司2000美元下方,东金西移的通道也再次收窄。因为随着经济重启,市场对避险资产的需求减弱,黄金价格显示出失去动力的迹象。全球最大的黄金ETF——SPDR Gold Shares连续第三周资金外流,而与之相匹配的是,瑞士对美国的黄金出口在8月份几乎停滞。自从5月份瑞士对美的黄金出口达到高点后,已经连续3个月下降。

 

  金价上涨阻断了东金西流的步伐,但却重新打开了西金东流的通道。在3月到5月瑞士对印度出口几乎停滞后,6月起逐步增加,8月瑞士向印度出口了20.2吨黄金,这是2019年5月以来的最高水平。此外,瑞士对土耳其的出口额在8月达到了16.2吨,这是自2017年7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全球黄金流向改路反映出美洲市场和亚洲市场对黄金价格变化的敏感度不同,其背后是对黄金需求的差异。在美国市场上,黄金期货合约和以实物黄金为基础的ETF构成了黄金市场的主流,通常被视为短期交易工具,当金价上涨时会带来大量买入,而涨势停滞时则被视为获利了结的良机,因此对黄金的需求会出现较大波动。而在亚洲,黄金需求仍主要集中在现货市场中,投资者将其作为一种长期的价格储存工具,更倾向于在价格下降时逢低吸入。

 

  近期黄金ETF的资金流动说明投资者对黄金的兴趣减弱,投资组合中的风险偏好重新上升,随着结构调整像上半年那样大规模的黄金ETF需求很难持续下去。不过好在还有亚洲的现货需求,一直在扮演着黄金市场“蓄水池”的角色。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