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专栏>老覃论金

中俄贸易逆差的黄金解决方案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20-07-27作者:谭向杰


  [2020年是全球化进程遭受挫折的一年。

  往后的岁月里,全球化进程如何发展也存在不确定性。

  不过,春江水暖鸭先知,回溯2020年之前的几年,基于地缘、基于相同文化背景的区域合作开始显露出自身的潜力,如东南亚区域合作、北美区域合作、西非区域合作等。]

 

 

 

  在东北亚区域的两个大国——中国和俄罗斯之间,区域合作的广度与深度也超历史最高水平。

 

  据中国海关数据统计,2019年,中俄双边贸易额同比上年增长3.4%,达到1107.5亿美元;其中,中国进口额约610.5亿元,出口额为497亿美元,逆差约100亿美元上下。2020年上半年,在疫情影响的情况下,两国贸易额仍达491.6亿美元;其中中国进口额为282.2亿美元,出口额为209.4亿美元。

 

  中俄双边贸易统计数据显示,俄罗斯向中国出口主要集中在能源、资源、农业等方面,而中国向俄罗斯出口则主要是设备、电子产品、家电等等。

 

  与此同时,俄罗斯也在积极吸引中国投资者参与矿业、农业等领域的合作。在矿业领域,近些年在俄罗斯一直活跃着一些中国小企业的身影,如今,一些大型中国企业已经开始挺进俄罗斯,由此也带动了中国矿业装备批量出口。在农业领域,俄罗斯多个部门先后表示愿意向中国买家提供土地资源,以共同发展农业。如俄罗斯科斯特罗马州早在2017年就曾向中国投资者提供约18万顷土地,用于奶牛养殖。2018年,俄远东吸引投资和出口支持署表示,愿向中国提供100万公顷土地用于新的农业投资项目。2019年,俄远东地区与中国投资者合作大豆加工项目,远东联邦管区向中国提供了50万顷的农用土地。

 

  中俄两国进出口总额不断扩大的同时,双方之间也开始进行本币化结算。如俄罗斯在向中国出口原油过程中创立了部分无美元交易环境。可以预料,随着双方贸易数量和种类的增多,未来将有更多无美元化交易。

 

  除了中俄双方本币化结算,双方也正在分别探索以数字货币进行结算。在中国这边,人民银行数字人民币已经在国内一些城市测试,如今正在与国内一些独角兽互联网企业进行应用场景探索。而在俄罗斯那边,正在研究建立一个以黄金为锚定物的数字货币体系。

 

  尽管本币化、数字货币结算势头不错,但两国之间通过等额抵消进出口额后,中国对俄罗斯尚存在着100亿美元左右的逆差。

 

  这100亿美元的逆差如何支付成为关键。

 

  既然双方都大力推行去美元化,那么剩余的支付选项就是硬通货黄金了,这可能就是前文中所提俄罗斯正在研究建立一个以黄金为锚定物的数字货币体系的真正涵义。

 

  俄罗斯已经连续多年遭受西方制裁,大力增加黄金储备成为俄罗斯重要的应对选项,为此,俄罗斯近几年一直在进口黄金。

 

  俄罗斯境内尤其是远东地区金矿资源丰富,大力开发金矿资源,也成为俄罗斯增加黄金储备的另一个选项。但俄罗斯经济发展一直低迷,缺乏资金投入,因此迫切希望吸引中国企业投资,共同开发金矿资源。

 

  但中国企业近些年在俄罗斯却一波三折,进展缓慢。原因是俄罗斯在鼓励中国企业投资的同时,又设置了不少附带条件。如俄罗斯金矿资源大部分集中在远东地区,虽然有不少企业小打小闹,但俄罗斯政府采取“抓大放小”策略,规定超过50吨的黄金资源储量要被列为战略级资源,外国国有企业对俄罗斯战略资源持股比例不得超过25%。此外,还有其他附带条件。

 

  综合以上分析,可以看出,俄罗斯政府对境内大型金矿资源开发存在的前怕狼后怕虎心理——既想吸引外部资金开采,还想把黄金留在国内。

 

  这就回到了前文中提到的中国100亿美元的逆差支付问题上了。

 

  中国最近几年一直在进口黄金以增加黄金储备,今年才停止黄金进口。用宝贵的黄金储备支付中俄贸易逆差,可能性不大。但俄罗斯不是鼓励中国企业开发俄境内金矿吗?此时,在支付贸易逆差与投资俄罗斯矿业之间,创新性地进行“掉期”(swift)操作,把逆差支付额转换成投资俄罗斯金矿资源的资金,不就是一个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案吗?

 

  此外,这种“调期”也最大程度消解了国内企业去俄罗斯开发黄金矿业的初期投资风险。后期矿山运营后,出产的黄金也可以留在俄罗斯,并再次通过与人民币“掉期”,补偿给中国企业。

 

  俄罗斯是横跨欧亚大陆“一带一路”重要的沿线国,随着两国间区域合作进一步深入、双边贸易额不断增加以及中企陆续进入俄罗斯,如何有效地降低投资风险需要中国相关职能部门的前瞻性顶层设计,如此才能保证中方利益最大化。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