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珠宝>深度

反洗钱规定让印度珠宝市场更规范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21-08-16作者:孔令龙


  印度虽然是全球较大的珠宝饰品市场,但却从来不以规范著称。无论是黄金纯度上的良莠不齐,还是缺乏系统的堂标体系难以追溯,都常常被诟病,不过无可否认,印度的金饰市场也在逐步走向成熟,比如在遵守反洗钱规定方面就取得了进展。

 

  根据印度的《防止洗钱法》规定,印度财政部近期发出政令,要求贵金属和宝石交易商等指定业务或专业的参与方,在交易包括白银、黄金、钻石和其他宝石等在内的珠宝时,任何价值超过100万卢比(约合人民币8.8万元)的交易,如果客户选择现金交易,卖方都应保留客户文件,了解客户的资金来源是否合法,并应在当局检查时出示。如果珠宝商不能出示相关凭证,除了没收财产外,还可以判处3年至7年徒刑。

 

  印度政府一直在努力使黄金成为与股票、基金和房地产同等的资产类别,使其受到严格的监管。由于印度的珠宝市场比较分散,因此在一些地方执行的标准比财政部的规定更加严格。有些地方人们购买20万卢比的金银饰品时,珠宝商就要求客户出示证明文件。

 

  之前印度人和黄金相关的消费习惯是,个人往往会以家庭成员的名义购买价值低于20万卢比的黄金,以免触及相关规定。但是珠宝商现在感到政府机构已经变得更加严格,他们正在将所有交易细节保存下来以防万一。许多珠宝商已经开始向客户询问身份文件的信息,这引起了很多混乱,因为有些客户不愿与珠宝商分享详细信息。

 

  其实不怪消费者不耐烦,是印度珠宝业的反洗钱规定出现过反复。印度的《防止洗钱法案》2017年8月扩大到珠宝首饰行业使得消费者和零售商面临沉重的管理负担,对金饰需求产生了负面影响。这种影响在广泛使用现金的农村地区最为明显。在该政策实施了几个月后,2018年印度政府取消烦琐的反洗钱措施对黄金市场的限制后,黄金需求得到提振,当时政府对珠宝行业的豁免对黄金饰品的需求产生了积极影响。

 

  当时曾一度松动的反洗钱规定,在两年多以后再次变得严格。也有业者质疑,目前是否是印度对珠宝业执行更严格反洗钱规定的好时机。因此自从去年年底的婚礼季节以来,关于黄金珠宝销售复苏的争议已经浮出水面。许多珠宝商的销售业绩令人沮丧,而另一些珠宝商却看到了希望。去年印度珠宝饰品需求大跌42%,现在呈现出明显的“K”型复苏的态势。

 

  尽管在疫情期间大多数作为购买金饰主力的农民切身感受到现金紧缺,但城市里一些富裕的家庭仍在购买黄金珠宝。中等及以下收入群体发现,由于收入下降和金价上涨,让金饰的价格“负担不起”。人们已经被飞涨的食品价格和水电费所困扰,有些传统的购金家庭甚至很难考虑给女儿提供黄金套装。

 

  早些时候推迟并重新安排的婚礼对珠宝需求提供了支持。但是,随着黄金价格的上涨,消费者更倾向于用黄金换黄金来购买婚礼饰品。许多客户都带着旧珠宝来通过回收称重来制作新珠宝,后者转向购买更便宜的人造珠宝。此外受到安全问题的困扰,也让一些家庭不想在婚礼当天使用黄金饰品套装。

 

  黄金饰品现在横竖卖得少了,再加上条反洗钱规定,市场情况也不会再差到哪去——这或许是印度监管方的逻辑。其实黄金饰品一直是印度反洗钱规则链条上的薄弱环节,不过光靠这种广撒网的卖方信息监控也并不足以建立起黄金领域反洗钱的体系。要实现目标还需做得更多,比如通过建立全国共享客户信息数据库来记录客户的身份,比如购买金饰的人的信息在报税号之后就立即储存起来,并进行实时监控。而在储存这些海量的交易信息的基础上,则是一个统一的可疑交易报告系统。这个可以交易报告系统还能定时与国外的反洗钱同行进行数据交流,以合作和对话的形式共同对付洗钱行为。在这一过程中,从商家的交易源头开始,收集数据的质量和交流渠道的畅通对于反洗钱的流程是非常重要的。

 

  虽然金饰零售商已经在经历反洗钱新规带来的深寒,但这种监管会逐渐成为业界的新常态。毋庸置疑的是监管制度只会越来越严格,尤其是在现有的市场情况下,现在正是人们重建市场规范框架的时候。因此对于零售商来说,如何迅速在适应规则的情况下重建与消费者的关系是一大挑战。

 

  在印度的金饰市场上,零售商的规模比较分散,前三家最大的零售商合计占据的市场份额也并不大。这种分散的特征加大了反洗钱措施覆盖的难度。大部分商家缺乏跨部门合作和信息分享的经验,并可能将反洗钱收集客户信息与增加运营风险混为一谈。因此反洗钱新规对于金饰零售商也提出了更多的要求,让他们在交易的过程中加强内部监控系统,建立综合评价工作人员工作经验和金融记录的机制,同时不断提供培训课程和加强外部的独立审计。这系列的改变在影响金饰零售商销售的同时,还增加了其运营成本,因此这也会间接增加金饰消费者的负担。

 

  但这个负担是必须承受的,否则阿联酋就可能成为印度的前车之鉴。迪拜的黄金大巴扎举世闻名,在市场监管机构看来那里却是一片“化外之地”,大量的黄金制品并没有遵从伦敦金标准,不用堂标体系,也是合格交付商制度中的一道裂缝。因此阿联酋被认为是“不负责任黄金”的走私中心——纵使黄金进出那个海湾国家都有完整的海关记录。去年伦敦金银市场协会就曾由于反洗钱不利的问题向迪拜出示过“黄牌”,后者不得不加强了相关规则。

 

  烦琐些的反洗钱规定总比“黄牌”强,更何况疫苗的推广给印度金饰市场复苏带来了希望,而更加严格的反洗钱规定则能帮助这个市场长期健康发展。虽然可能严格的规定一时会对市场交易造成影响,但这是属于市场的“疫苗”。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