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珠宝>深度

疫情过后—— 钻石市场复苏第一缕曙光在中国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20-04-30作者:蒋子清


  目前,中国新冠肺炎疫情已进入防控阶段,但全球疫情却进入快速上升期。疫情下,全球市场“哭声一片”,经济接近大萧条,各行各业均遭受打击,钻石行业自然也不例外。

 

  关闭的钻石交易大厅

 

  不可否认,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钻石行业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为了阻止新冠肺炎疫情的扩散,比利时(安特卫普)和以色列(拉马特甘)于3月中旬关闭了各自国内的所有钻石交易大厅,具体何时再复工等待进一步通知。数据显示,由于消费停滞,安特卫普和拉马特甘的钻石交易大幅放缓。比利时的抛光钻石出口在2月份下降了55%,而以色列的抛光钻石出口下降了73%。

 

  对此,国家珠宝玉石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上海实验室顾问刘厚祥表示,比利时、以色列交易大厅关闭不代表交易中心就关闭了。“这是比利时、以色列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一个举措。现在,比利时、以色列,甚至上海的钻石交易所的交易大厅更多是象征性的,这并非疫情导致的。”

 

  广州钻石交易中心总经理梁伟章则认为,比利时、以色列钻石交易大厅的关闭,对行业的心理影响会大于业务的影响。在比利时,钻石商人已经习惯在各自的公司进行交易,全球超过80%的毛坯钻石在安特卫普进行交易。现在,比利时的钻石交易机构提供物理交易场所的功能已经逐渐褪去,更多的是通过会员体系、交易制度以及行业服务来规范和促进钻石交易,交易大厅更多的是会员们进行社交和分享信息的场所,有的交易机构甚至已经不设交易大厅。

 

  “比利时的钻石交易大厅因受疫情影响而临时关闭,本身并不会直接影响该国的钻石交易,反而是各个钻石公司都暂停营业影响了当前及今后一段时间的钻石交易活动。而以色列的钻石公司大多集中在以色列钻石交易所的大楼内,以色列钻石交易所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钻石交易大厅,吸引着世界各地的钻石商人进行现场交易。疫情之下,以色列钻石交易大厅的关闭,也意味着该国的钻石交易活动基本暂停。”梁伟章说。

 

  而上海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最担心的“王炸”印度,随着印度达拉维贫民窟确诊首例新冠肺炎病例,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宣布全国范围内“封城”(目前封锁到5月3日),关闭钻石工厂,近20万钻石加工工人离开了印度古吉拉特邦苏拉特市。英国《金融时报》指出,目前全球90%的钻石切割打磨都在印度完成,其中大多出自苏拉特的匠人之手,苏拉特是全球钻石加工中心之一。当下,因为城市封闭,工厂关闭,工人离开,印度钻石加工行业随之停摆。2月,印度抛光钻石出口额同比下降41%,至13.8亿美元。

 

  刘厚祥还指出,按照传统的财务结算年度,印度钻石切磨商在3月、4月份到还银行贷款、重新借款的时间了。“今年因为受到疫情影响,前三个月的钻石销售都很差。因为没有预计到如此难看的销量,之前买回来、已经切磨好的钻石就产生了积压。所以,印度钻石切磨商当前压力很大。”

 

  疫情下,钻石零售商、中间商都受到了严重影响,钻石矿业公司自然也不可能独善其身。加拿大山地省钻石公司首席执行官斯图尔特·布朗说,除非苏拉特的钻石加工业复工,否则人们对“钻石原石基本没有需求”。可想而知,戴比尔斯(De Beers)、埃罗莎(Alrosa)、佩特拉(Petra)、力拓(Rio Tinto)等矿业公司的压力也很大。

 

  由于全国范围的封锁,戴比尔斯在博茨瓦纳的采矿业务已经暂停了两周多。其目前对2020年的生产预期是3200万~3400万克拉。另外,戴比尔斯取消了本年度第三次销售周,顾客在本次销售周的全部配额均可顺延。据戴比尔斯早前公布本年度第二次销售周业绩,第二次销售周销售总额为3.55亿美元,比第一次销售周的5.51亿美元减少35%。可见,毛坯钻石需求持续走软。

 

  埃罗莎报告显示,截至3月31日,该公司的库存从2019年底的2260万克拉降至2110万克拉,降幅6%。当季销售额下降11%,至940万克拉,销售额下降11%,至8.812亿美元。

 

  佩特拉来自南非矿区的钻石价格较2月份下降了27%,其选择只销售其现有产量的75%,其余的出口到安特卫普销售。佩特拉在安特卫普售出了剩余货物的75%,但保留了24254克拉的货物,其中大部分是价值较高的货品。

 

  力拓集团(Rio Tinto)指出,该公司今年第一季度钻石产量同比下降了10%,预计今年澳大利亚阿盖尔(Argyle)矿和加拿大戴维克(Diavik)矿的产量将分别为1200万至1400万克拉。

 

  刘厚祥表示,虽然很多矿业进行了减产,但并不会引起价格上涨,而印度切磨商积极销售积压的库存还贷,钻石原石价格反而会随之降低。而雷朋博(Rapaport)于3月20日发布的新一期的RAPI钻石价格表显示,绝大部分钻石价格有5-8%的下降,这也对钻石降价做了印证。另外,3月23日,雷朋博还提出准备暂停发布每周一次的钻石报价表,直到5月1日,这主要是出于对疫情扩散的担忧。“现在,钻石价格暂时处于下降趋势,成为短期常态,对于消费者来说,可谓是入手钻石的好时机。”

 

  钻石交易商寻求转型和变革

 

  就目前来看,比利时、以色列作为世界重要的钻石贸易中心,两国钻石交易活动已暂时无法正常开展,印度忙于抗疫,关闭了钻石加工工厂,再加上美国的钻石批发商俱乐部也于近日宣布关闭,世界各主要钻石贸易中心交易活动陷入停滞,还将影响全球钻石供应链。梁伟章指出,由于交易活动的暂停,部分企业的资金链也有可能出现困难;上游交易的暂停,导致矿主、批发商的资金挤占压力更大。

 

  刘厚祥也表示,疫情对全球钻石行业的影响不容小觑。“以中国为例,往年的春节旺季销售下跌厉害,中国零售商采购钻石的行动基本停止了,上海钻石交易所的进口报关也比较少。就疫情蔓延程度来看,欧美地区更严重,比利时、以色列的钻石交易也在出现了很大幅度的减少。以往以色列和比利时面对面的交流活动已不得不取消,转而进行线上交流。”

 

  压力之下,钻石交易商也在寻求转型和变革。据称,安特卫普世界钻石中心(AWDC)和以色列钻石协会(IDI)在3月30日至4月3日举办了线上的贸易展,旨在将交易活动从传统的线下转往线上。梁伟章、刘厚祥都认为,这不失为一个积极的尝试,也必然是今后的一个发展趋势。

 

  刘厚祥指出,钻石行业在应用互联网方面相对比较落后,此次疫情也许能够促进钻石行业向互联网、数字化迈一步,转祸为福。

 

  “近些年,虽然钻石交易大厅没落了,但钻石行业的线上也未见太大发展。这主要是因为钻石行业的观念比较传统,再加上数字化步伐很慢。当下,钻石的质量和价值并没有形成数据化体系,对于消费者来说,钻石只有一个证书是不够的,他们更倾向于看到实物,这颗钻石值不值这个价钱在于消费者认知。所以目前体验消费对于钻石行业来说还是主要模式。”刘厚祥说。

 

  开拓市场是当务之急

 

  当下,随着钻石工厂大批量减产,有消息称实验室培育钻石(下称“培育钻石”)也许会“因祸得福”,需求会有所提升,甚至有人提到性价比较高的培育钻石会成为店铺调整库存结构方向之一。对此,刘厚祥表示,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对消费者的收入会产生直接影响,进而影响他们的消费支出,虽然培育钻石和天然钻石的化学成分一致,但对于消费者来说,特别是中国的消费者,这二者的定位、形象,以及被赋予的价值完全不同。

 

  “培育钻石更倾向于饰品化,与天然钻石的卖点不同,当下钻石市场还是更多依靠婚庆刚需,而培育钻石暂时无法代替天然钻石在人们心中婚戒的地位,所以哪怕疫情影响下,天然钻石需求下降,培育钻石需求也很难出现大幅提升,不会出现此消彼长的现象。”刘厚祥说。

 

  在梁伟章看来,疫情也许会给培育钻石一个发展机遇。“首先,中国的疫情防控已经取得积极成效,照此发展下去,中国市场将成为复苏最快的市场之一;其次,中国自产培育钻石原料,国际市场订单下降有助于国内培育钻石品牌商和渠道商比过去获得更为稳定和更大量的原料供应;再加上中国有成熟的钻石切割打磨行业基础,可在国内形成完整的闭环产业链。因此,疫情对于培育钻石行业可谓是个机遇,可通过针对性的市场营销提升市场需求。”

 

  另外,梁伟章还强调,无论是天然钻石,还是培育钻石,市场营销和消费者教育都非常重要。“疫情给我们带来很多关于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思考。天然钻石和培育钻石两个品类都可以在这方面进行积极的营销。”

 

  钻石市场复苏或最早在5月

 

  从目前的疫情影响来看,这场疫情势必会引起全球经济发展的减速,对全球消费市场也会产生很大的影响。目前较其他国家来看,中国的疫情防控已到一阶段。刘厚祥认为,钻石市场的复苏将会最早出现在中国。中国作为全球钻石消费大国之一,消费潜力巨大。但是报复性消费不太会出现在钻石行业,疫情稳定后,钻石消费依靠刚需可以弥补回来一部分。

 

  梁伟章表示,对于消费弹性很大的钻石类商品,报复性反弹消费是否会发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市场营销,大至行业面上的通用营销,小至每个品牌自己的推广活动。“在这段时间里面,钻石行业应该多向市场输出更多积极的信息,展现钻石的正面形象,维持市场对钻石类消费品的心理占位、关注度和消费信心。”

 

  梁伟章和刘厚祥都认为,中国的钻石消费将在五六月份开始复苏。这主要是因为中国的经济基本面比较好,复工复产也比较顺利,钻石消费作为婚庆刚需,消费不会消失,只是暂时出现了延迟。

 

  另外,随着疫情在世界各地的发展,原计划上半年在美国、瑞士、中国香港以及内地举办的多个国际珠宝展已经宣布延期甚至取消。不少钻石商人也直言,“希望在今年9月全球钻石贸易可以重启。”因此,未来全球钻石市场的发展,一看全球疫情的发展是否可控,二看行业的营销是否有针对性,三看国际规模化交易活动是否可以在9月如愿重启,四看行业企业在资金链上的耐受力是否足够,能够赶上第四季度的销售旺季。

 

  “疫情下,任何行业都会面临挑战和风险。市场触觉灵敏、营销手法得当、渠道转型迅速的零售商,或许可以在这一波疫情中转危为机,获得新的发展机遇。”梁伟章如是说。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