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珠宝>访谈

金箔工艺传承人葛才金: 传承中坚守,探索中融合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20-08-14作者:马佳


  南京的金箔生产源远流长,自古以来,金箔的配方和贴金的绝技是秘不示人的,其工艺多由家族代代相传。所以,人们无法想象如何将黄金打造成薄如蝉翼的金箔,又如何将薄如蝉翼的金箔贴饰在各种物体上。上世纪80年代初,江宁金箔锦线厂遭遇严重危机,奄奄一息,金箔锻制技艺后继无人,面临失传,在厂长江宝全的全面改革中,局面得以扭转。在其多项改革措施中,培养金箔绝技传承人就是核心之一。

 

  2.5万次“滑膀子”

 

  1986年,21岁的葛才金得知江宁金箔锦线厂招收学徒工,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报了名。经厂方考察后,他成了该企业历史上唯一一批金箔锻制学徒工中的一员,他也是该批学徒6人中唯一的坚守者。

 

  进厂后,开始了一年半的学徒生活。从不怕吃苦的葛才金也感受到了辛劳。每天凌晨4点半起床,练2个小时基本功,然后上班,帮师父打下手。他练的基本功叫“滑膀子”。这是锤金箔的动作,看似简单的体力活与机械操作,其实是极其关键和精细的工序,要领与技巧颇多。每一锤都不能含糊,左手摁住乌金纸只能用右手滑,而且,右手的虎口必须和手臂成一条直线,手臂必须擦着耳朵滑动。此外,坐姿也有讲究,只可以坐在板凳边缘,为的是腰能挺直,便于腰和腿的支撑。

 

  师傅告诉他,如果坐姿不规范,不但影响锤子落点的精准性,还会导致手受伤。在初学时,葛才金的手腕就经常被擦伤。此外,对于落锤位置和线路,则有精细的区分和一套专用术语,包括“剪刀口”“颈窝”“正二路”“里二路”“外二路”等,锻制师须对此烂熟于心,才能保证抡锤不“飘”。锻制师每天需要花5个小时,抡7斤重的锤子2.5万次,体力消耗极大。

 

  据葛才金介绍,目前国内金箔的行业标准中,单张面积9.33厘米×9.33厘米,厚度0.12微米,就是由金陵金箔继承惯制而定的。

 

  作为金箔工艺的传承人,目前工厂众多新产品的开发生产均由葛才金领衔。虽然已经是企业高管,但葛才金仍然常在一线试制和检验产品,甚至部分材料和设备的试用试生产均由他亲自操作。他经过长期试锤检测摸索后,在此基础上制定操作标准,再对员工及学徒进行生产培训和部署。

 

  新时代的手工艺传承

 

  如今,金箔的锻制工序已经由机械锤来完成,操作工已经不再需要练习“滑膀子”了,但并不意味着不再需要传统锻制技艺。葛才金指出,机械锤效率高,减轻了体力劳动,力度科学且均匀。不过,落锤位置和线路还是需要人工辅助操作控制,要求和手工锻制一样高,因此手工技艺仍旧发挥了关键作用,“技艺的本质没有变,肯定要传承下去。”葛才金操作了机械锤10多年,将传统手艺和工业技术进行了探索融合,锻制工艺也因此得到了提升发展。

 

  现在,学习这项传统手工技艺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年轻人很难坚持打箔。”葛才金告诉记者,一些年轻人来学习人工打箔,学习“滑膀子”,把手腕戳破流血,觉得太辛苦,很多人会打退堂鼓。而且这门技艺的学徒周期长,即使学得非常熟练,收入也不会像做生意来钱那么快。曾经有6个小伙子来了不到一个星期,就全部走了。

 

  葛才金现在带着许多徒弟。首先要通过一个月的考察期,看徒弟能不能适应这样的工作环境,对这个岗位是不是有兴趣,如果没有兴趣就不再进行下去。他认为,工匠精神的基础,就是对技术和工艺的热爱,否则不可能将手艺磨炼到位。目前,有一些设计院校的师生也将金箔用于产品设计开发,对此,南京金箔集团开展了多项校企合作培养人才的项目。

 

  葛才金告诉《中国黄金报》记者,目前国家和当地政府非常重视非遗传承的保护,对传承人给予一定的资金补助,企业也会有一些优惠的政策。举办国家级和省级的非遗文化展,使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了解金箔和其背后的历史文化。尽管这样,葛才金仍在呼吁政府要加大非遗企业政策帮扶的力度,特别是对市、区(县)级非遗传承人资金补助要提高,因为大多数的传承人都是这两级,机械化大生产对于手工技艺的影响还是非常大的。

 

  未来道阻且长

 

  葛才金表示,目前金箔行业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学徒周期长,要学习的业务量非常大,因为不但要会操作打制金箔,还要学会制作工具和一些辅助工具。但是手艺使用范围小,加上整个市场平台太小,徒工收入低,也缺乏相应的技能评定体系,学徒热情不高,很难获得高质量的传承。

 

  葛才金希望通过宣传,能够有更多有文化、有素养的年轻人加入非遗传承队伍,让更多年轻人愿意从事传统非遗产品的开发和制作,并把文创产品提升到艺术品的高度。此外,他还呼吁专家学者及机构工作人员增加对金箔具体内容的了解,希望相关部门经过调查研究,将金箔纳入食用标准目录。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