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珠宝>访谈

曲静:珠宝行业教育“女将”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20-02-10作者:郭士军


  提及曲静,业内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她是业内公认的“三姐”,是从一家金店起家,到目前拥有丹东、沈阳两栋珠宝大楼、数十家中国黄金专卖店的优秀企业家,是业内第一个跨界百货的珠宝人……

  一个个光鲜亮丽的“标签”,都化作了曲静在黄金珠宝行业经营领域的标志性符号。而曲静不为业内所熟知的另一个标签,是其从一而终的“热爱教育、钟情教育”。她是坚守珠宝行业职业教育的“女将”。

 

 

  做一件有意义的事

 

  把事业寄托于责任,把情愫融化于教育。这种景象,在辽宁中金欧亚珠宝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曲静身上一再显现。由责任和教育引路,50多年岁月化作了曲静的人生轨迹。

  提到曲静热心于职业教育,不得不从18年前说起。那一年,曲静第一次作为珠宝人跨界教育,从此便与教育结缘,乐此不疲。

  1989年末,曲静踏入了黄金珠宝行业,并于1992年开了第一家白山金店。

  曲静刚从事黄金珠宝行业之际,正值计划经济时代,当时的政策不允许个人开金店。但当时国家有鼓励发展集体经济的政策,曲静便借助这个政策,给自己找了个“婆家”,挂靠在丹东市延安精神研究会,注册了一个公司。白山金店由此而生。

  1992年后,曲静赶上了当时“银企脱钩”的好时机。基于此,曲静几乎买下了丹东地区所有“银企脱钩”的金店。白山金店的连锁模式由此诞生。这也是中国内地第一个连锁模式的个体经营的金店。随后,曲静的黄金珠宝事业迈上了稳步上升的步伐——先后在辽阳、鞍山、葫芦岛、锦州、营口、大连等城市开设了28家金店。

  2002年,正值曲静开店满十年的重要节点。白山金店全公司上下都在想着如何为十年店庆建言献策。

  21世纪初的那个年代,正流行着“明星热”。各行各业一般都选择花钱请明星演出,为自己的企业造势。于是,白山金店的策划团队就跟曲静建议:把心连心艺术团请来,在鸭绿江旁边开个演唱会。

  曲静对此并不支持。她心想,把明星请来了,钱花了,然后什么都不会留下。“我不干那种傻事。”当时的曲静想。

  其实,在曲静心里,早已有了筹划。曲静想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而这件有意义的事情就是希望能够援助一所希望小学。

 

  校长一跪

 

  提到援建希望小学,曲静道出了各种心酸历程。

  曲静先是第一时间联系了丹东团市委,希望可以出资建立一所希望小学。当时接到曲静电话的工作人员说:“好的,知道了。等我们领导回来后,我汇报一下。”隔了一天,曲静没有得到回复。

  焦急等待消息的曲静,按捺不住急迫的心情:“离十周年店庆的时间越来越近了,不能干等着。”她心里想。第二天,曲静便又到丹东市民政局,找到丹东市慈善总会的负责人,表达了自己想创立一个慈善基金、做慈善事业的想法。

  “曲经理啊,你这个事没得办。我们从来没办过这个,你这个钱拿出来,我们谁管呢?谁花呢?怎么做呢?”当时的丹东市慈善总会负责人对曲静说。

  “我们常年和深圳做生意,深圳有成熟的慈善基金运作经验。他们怎么运作的,我都知道。要不,我把他们的经验介绍给您?”曲静说。

  “那可以,只要咱们不违规,那就可以做。”该负责人说。

  于是,曲静和丹东市慈善总会负责人一拍即合,成立慈善基金的想法便开始运作。

  慈善基金成立了,而援助的学校在哪呢?这又成为摆在曲静面前的一道大难题。

  为了找到合适的援助目标,曲静和她的团队辗转丹东市的各个贫困地区考察——翻山越岭,寻找真正贫困、有需要的地区。功夫不负有心人,曲静和其团队在宽甸虎山镇太平村发现了目标。

  据曲静回忆,当时是一个冬天,太平村那所小学的窗户没有玻璃,全部都是用“木板+塑料布”钉起来的。室内的炉子都熄了火,炉子上放着吃了一半的玉米面饼。

  在场的老师解释说:“这个是我们学生特意留在炉子上的。等我们明天生火以后,热一热,学生还会继续吃。”

  看到这一幕,曲静当时就说:“我们援建的学校就定在这里了,不再去其他地方考察了……”还没等曲静说完,当时太平村小学的校长噗通一声跪了下来,着实让曲静心里一紧。

  “太感谢您了,曲经理。您这是给我们孩子带来了希望,我代表孩子感谢您。”校长说。

  曲静一把拉起校长,校长的噗通一跪让曲静深受感动。

  回到丹东市后,曲静立即联系了丹东市团委,表示愿意出资十五万,在宽甸虎山镇太平村援建一所小学。“当时我出资十五万,政府也出资十五万,最后在太平村建立了一所二层楼的小学。”

  2003年,太平村新建学校举行了奠基仪式。在剪彩的时候,当时的丹东团市委书记对曲静给予了高度评价:“你让我三个没想到:一是没想到你主动给团市委打电话,要求自己援建希望小学;二是没想到你出钱在深山里建立一所希望小学,别人都是在马路边、人人能看到的地方援建希望小学;三是你出资建立希望小学以后,还对这个学校的教育给予后续援助。”

  当时,曲静在考察太平村小学时,还注意到那所学校没有音乐课。“这个学校课堂里没有歌声,没有旋律,小学生的学习生活肯定是不丰富的。”于是,曲静便又暗下决心,自己再出钱为学校购买了一架钢琴。这一送不要紧,牵引出了更多人参与学校教育。

  在参加某次丹东市工商联举行的会议后,曲静跟一些企业家讲道,她买的钢琴快到了,要去把钢琴送到希望小学,就不陪他们一起聚会了。

  “曲总,你能花钱给希望小学买钢琴,我也要参与,我可以义务教学。”当时丹东市工商联的一位企业家对曲静说。

  当时的曲静更开心,觉得这一件援建希望小学的举动,牵动了更多人参与到了慈善爱心事业中来。曲静从中感受到了寄情于教育的快乐,她深知教育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甚至一个家庭的命运。

  自此,曲静便与教育结上了“不解之缘”。一直到现在,太平村小学连续换了几届校长,曲静和太平村的情谊从未间断。

 

  大爱教育 无私奉献

 

  “一个人的成功不叫成功,比你能挣钱的企业家多得是。”对于当初为什么要办北方黄金珠宝学院时,曲静如此定义“成功”。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黄金珠宝行业发展遇到了瓶颈。而曲静在这次行业受挫的过程中,敏锐地看到了人才的重要性。

  2002年,黄金珠宝行业政策放开,得益于香港和广州的有利区位因素,深圳黄金珠宝产业迎来新的契机。深圳周边地区的工人蜂拥而至,打工妹、打工仔一度充斥在深圳黄金珠宝行业。但是,企业当时普遍面临着培养人才需要的较长时间成本和资金成本等一系列现实问题。

  “黄金珠宝行业要想发展好,要想基业长青,就首先需要专业技能的人才作配备。”曲静心想。时间不等人,企业发展不等人。赢时间,就要赢在人才上、赢在专业上。于是,投资办一所专业院校的想法开始在曲静的心中萌芽。

  2008年,曲静心中开始酝酿成立一所黄金珠宝院校之事。身为丹东市工商联副主席的她,在和工商联的领导及其他企业家交流她的想法的时候,得到的却是一边倒的反对意见。“曲总,你是办企业的,企业就是以盈利为目的。你要办的这个学校,不会从中得到好处的。为什么费力不讨好呢?”时任丹东市工商联副主席谷泽毅对曲静说,“就你那几个珠宝店,你能用几个人?而且你还有那么多老员工。”

  曲静对谷泽毅解释说:“我要办这个学院,不是为我自己培养人才,我是为行业培养人才。”

  “你是不是培养了学生以后,企业来招聘的时候,你就收费啊?”谷泽毅开玩笑地问。

  “谷大哥,你看哪个办学校的会收企业的钱呢?要是学校收费的话,那它一定办不下去!”曲静的回答掷地有声。

  “要是这样,你干脆别办了。你这是干搭钱进去。”谷泽毅说。

  没有得到谷泽毅及丹东市工商联其他同志的支持与理解,当时的曲静虽有不甘却并没有因此而“后退”。曲静坚持把这个教育事业进行到底,因为有一个声音一直萦绕在她心里:“我这么做,绝不能简单地用经济效益来衡量,这个学院如果做好了,它一定是有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丰收。等这个学院‘桃李满天下’的时候,往小了说,它就是我个人对全行业最大的贡献。”

  在几经认真调研,深入论证后,曲静决心筹划建立一所“依托企业、紧贴行业、服务地方、面向世界、产学研相结合”的创新型黄金珠宝专业院校。2010年,曲静投资与辽宁机电职业技术学院合作创办了二级学院——“北方黄金珠宝学院”,开设珠宝鉴定与营销、宝石鉴定与加工、首饰设计、电子商务等10个专业。此举首开了丹东地区民营企业与高校联合办学的先河。

  正值北方黄金珠宝学院成立初期,谷泽毅从丹东市工商联退休。曲静分身乏术,既要处理公司日常事务,又要操持学院成立之初的各种繁琐手续。曲静诚挚邀请谷泽毅“加盟”,全权代表曲静处理北方珠宝学院成立的各种事宜。谷泽毅最终答应了曲静的邀请,代表曲静办理学院成立的繁杂手续。

  在参与北方黄金珠宝学院成立的过程中,谷泽毅被曲静“大爱”教育的精神深深感动——曲静要投资成立北方黄金珠宝学院,从始至终都没有考虑经济效益,而是想为国家、为行业的教育事业出一份力。

  当初和辽宁机电职业技术学院合作创立北方黄金珠宝学院的时候,谷泽毅起草了一份合同,其中对于北方黄金珠宝学院今后取得的效益板块,辽宁机电和曲静共同分成。但是,曲静在审核的时候,直接把涉及到自己分成的内容划掉了。

  当时的谷泽毅表示不解,他对曲静说:“曲总,咱们办这个北方黄金珠宝学院,不得挣钱吗?”而曲静的回答彻底让谷泽毅佩服:“这个教学是以学校为主的,我是辅助办学,帮助学校。我本来就是想自己掏钱帮助学校搞教育,我要是再从中挣钱,那就没意义了。”

  “曲静虽然是企业家,但是她对教育事业很关心,关心到什么程度呢?她就想付出,不想从教育投入里挣钱。”谷泽毅评价道。

 

  既有能力 又有学历

 

  提及当初为什么选择办高职院校时,曲静侃侃而谈。2008年,当时急迫想办教育的曲静面临着两个现成的选择:一是与辽宁省一所本科高校合作;二是政府批地,自办一个中专院校。最终,这两个选择都被曲静否定了。

  “本科院校的毕业生,很少选择去工厂做技能型的工作,主要原因是学历高的人才未必会把加工和销售作为自己人生的重要目标;中专院校的学历较低,而家长对孩子的期望又很高,很少会将中专作为自己对子女的择校选择。”曲静说,“我们要做的一定是居于这两者之间的选择,既要培养学生的能力,又要让学生有一定的学历。高职教育便是我最理想的选择。”

  “既有能力,又有学历”是曲静当初办学的初衷,而这个初衷在十年间的实践中不断地得到印证,让曲静更加坚守自己的初心。

 

曲静为北方黄金珠宝学院学生授课。

 

  据曲静介绍,此前,中国黄金集团有限公司的领导来到北方黄金珠宝学院考察时,高度评价了该学院“校企合作”模式对人才培养的作用。“这些学生如果要到我们中国黄金集团,来即能用,用即能战,战即必胜。”

  2019年12月,辽宁中金欧亚珠宝集团有限公司办公室职员冯笑茹来到中国黄金旗舰店,探访北方黄金珠宝学院毕业生在这里的表现和工作情况。

  据冯笑茹回忆,当时中国黄金旗舰店的店长和人力资源部部长热情欢迎她的到来,并对北方黄金珠宝学院的毕业生给予了高度评价:“太感谢北方黄金珠宝学院了,太感谢这些孩子了。这些毕业生自律性强,专业知识扎实,大大节约了我们培养人才的成本。”

  2019年十一期间,曲静去北方黄金珠宝学院参加了一场活动。活动上,曲静看到了一个从贵州毕节大方县走出来的学生。曲静对她亲切地说:“毕业后,如果你想去哪个企业,我可以给你推荐。”

  “如果我要找工作,我一定会向‘曲妈妈’您报到。”该学生说,“但是,我现在还不想直接工作。我想继续读下去。”

  曲静从这个贵州女孩身上看到了希望,更加坚信了当初做高职教育的正确性:高职教育培养的人才,一定是既有能力,更有学历。

  2020年,北方黄金珠宝学院即将迎来十周年大庆。十年间,给曲静感受最深的就是“利他式快乐”——她从中收获了快乐,并从对教育热爱中得到了满足。“为快乐去投入的时候,我觉得就很值得。”曲静说。

  “十年间,我们给全国黄金珠宝行业培养的人才是有数的,但是作出的贡献不能用数量和价格来衡量。这十年的坚守,我心里一直有个希望,就是能引起行业对专业人才教育的重视。”曲静说,“我也希望,再通过几年的努力和发展,将我们学院打造成为全国黄金珠宝行业终端市场人力资源的人才储备库。”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