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市场>研究

负利率环境下的黄金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20-11-12作者:李沛


  刚刚过去的10月份,黄金市场整体波澜不兴,伦敦现货金价月内振幅仅略高于3%,这一波动范围即便在过去多年的黄金熊市中也相当少见。

 

  传统上“金九银十”的行情旺季里金市这般表现,主要源于当前阶段投资者的预期明显分歧,多空双方对发动行情又均缺乏信心,观望重大事件靴子落地的情绪浓厚,其中看空阵营的主要依据在于对美国宏观经济的信心,相信其后续复苏力度将强于欧元区等其他发达经济体,从而扭转美元汇率,美元走强将进而抑制黄金表现。

 

  这一逻辑的不足之处在于,黄金与美元负相关性从中长期来看并不稳定,美元指数稍加数据分析,也不难发现并非一个较好的超额收益因子,两者之间的阶段性关联与其说有直接因果,不如说是利率这一核心驱动因素的不同侧面现象。

 

  从利率角度来看,黄金的前景仍然清晰明朗,即便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产出缺口被很快弥合,经济活动回到此前水平,负利率环境恐怕也将长期延续。根据巴克莱公司统计的指标全球累计负收益率债券存量可以看到,即便在疫情前,大量发达经济体债券就已经进入负收益率交投区间。更加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以来负收益率债规模出现三波爆发式增长,尽管策源地的区别导致美元指数每个阶段反应各异,但却恰好对应着黄金市场牛熊切换后的三轮涨势。

 

  展望后市,随着秋冬呼吸道病毒活跃期的到来,欧美等中心经济体必然面临,或者已经进入到二次“封城”,这种短时间内的来回反复,对于实体经济不可避免将产生巨大的“附带损伤”,财政政策加码松弛,国债发行规模飙升,将进一步促成目前已经见怪不怪的高等级债券负收益率常态化,例如欧盟10月底刚刚发行的170亿欧元新冠肺炎疫情专项救助债,其10年期品种收益率就仅为-0.26%,即便如此,与同一期限收益率为-0.6%的德国国债相比,已经算得上“高收益”的新债仍然收获了14倍超额认购。

 

  与“金边”债券的负收益率相比,黄金这一实物货币饱受抨击的零收益率似乎也不是那么刺眼的缺点,对于欧美以十万亿美元为单位的过剩储蓄而言,完全可以预期其资产配置将随着负利率环境的常态化而重组,在这一过程中,黄金无疑将落在受益的资产大类中。

 

  基于上述判断,笔者仍然看好黄金中长期前景,短期内,即将水落石出的美国大选叠加美联储议息会议,将为市场带来较大波动,这种波动对于价值型而非交易型投资者而言,反而可能带来更为理想的“上车”机会。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