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市场>研究

以价格服务为核心构建多层次的黄金服务体系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20-06-28作者:黄岩 杨莉娜


  客户的核心诉求是通过金融机构降低黄金价格不利方向波动对生产经营带来的负面影响,因而价格服务是重中之重。

 

  2018年~2020年我们服务了众多的黄金产业链企业,主要包括为上游的黄金矿企做销售策略和卖保策略,为中游的黄金冶炼企业及贸易商做敞口管理及内外套利策略,以及为下游的包括印制电路板(PCB)类企业、珠宝类企业做黄金的买入管理和库存管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挥自身的数据搜集优势和价格服务优势,产业链企业发挥自身的行业渠道信息优势,共同优化企业的生产经营结构,有效帮助企业更好地面临黄金的价格波动。

 

  案例一,某大型金银矿企。企业主产品铅、锌、铜,副产黄金、白银,有独立的黄金冶炼厂,必要时进口黄金矿赚取冶炼利润。在服务该客户时,客户要求我们对有色金属和金银同步服务,在生产过程中,黄金、铜、锌是伴生关系,而在价格波动中,黄金、铜、锌则往往是反向关系,因为黄金反映的往往是市场对风险资产的厌恶情绪,而铜、锌作为重要基本金属反映的是市场经济的景气程度,因而两者往往反向。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监测到市场呈现复苏预期的行情中,会提醒企业推迟有色金属的卖出活动,而考虑增加黄金的卖出保值结构,比如在年初黄金因为风险事件上破每盎司1700美元的时候,我们提醒企业在期货市场上卖出6月黄金。在2020年3月~4月份,我们观测到伦敦金和上海金存在一定程度的价差,反复提醒企业推迟后续的黄金销售,并认为当时高达每克20元的内外盘价差最终会收敛,当时黄金价格在每盎司1550美元上下,我们推荐企业在每盎司1650美元以上缓速出货,最终有较好的反馈。

 

  案例二,某PCB电路板企业,在日常生产经营中消费铜、黄金、钯金等,是黄金的重要需求方,同时日常经营中有较多的美元头寸,有较强的外汇需求,对汇率变动敏感。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服务体系集中于黄金逢低采购的时点选择、已采购黄金的库存管理、未采购黄金的采购计划,以及汇率风险管理等若干方面。在我们日常的研究体系中,黄金和汇率有着非常重要的关系,因而我们的切入点围绕重要汇率节点,以及重要风险事件节点。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在2019年8月中美贸易摩擦的过程中,以及2019年末全球资产共振性反弹的过程中,提醒客户结合汇率变动预期和金价调整预期进行黄金采购的计划管理,以及对汇率损益变动进行管理。与此同时,灵活利用场内及场外期权,为客户提供不同持仓周期、不同资金占比的服务方案。

 

  综合来看,期货公司及类似的金融机构在协助黄金企业进行价格和生产销售管理的过程中,只是黄金本身的投研是不够的,客户的核心诉求是通过金融机构降低黄金价格不利方向波动对生产经营带来的负面影响,因而价格服务还是重中之重,在其余需求中,以黄金为视角解读宏观数据,而非泛泛的宏观概览的需求也很大,这更多涉及大类资产配置等视角,着眼点非经济本身而应落足在黄金的相对收益上,再其次客户的需求更多是围绕着汇率、伴生金属、敞口管理、跨市套利等,需求复杂而多样化。在服务的过程中,良好的合作关系,密切及时的沟通交流体系,能有效提高黄金产业链企业在生产经营管理中的效率。在中国黄金市场进一步对外开放的当下,以价格服务为核心构建多样化的黄金投研体系,将成为后续金融机构参与黄金市场的重中之重。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