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市场>深度

黄金价值是历史的选择

--专访亚太能源投资公司总裁薄少川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21-01-18作者:王蓓


  多年的投资工作经历使亚太能源投资公司总裁薄少川对黄金投资有着更为广阔的视野。在他看来,数字货币能够取代黄金吗?《中国黄金报》记者专访薄少川,从历史的发展深入挖掘黄金的价值。

 

  经过几千年的大浪淘沙,能够留存下来的人类赖以保值的媒介只有金银,尤其是黄金,而纸币最终会回归其内在价值——零。

 

  人类对黄金有天然的信心,黄金价值是人类自然选择的结果。

 

  黄金,有着作为钱的天然禀赋。它是人类最早发现的金属之一;稳定,很难与其他元素反应,在自然界中可以以“自然金”的形态长期存在;稀少,但提炼不困难;体积小,便于携带;不易磨损;延展性和可锻造性好,容易分割及做成各种尺寸与形状;颜色与密度独特,不易混淆。此外,黄金看起来很漂亮,具有令人赏心悦目的美感。

 

  美元及其他纸币在政客和银行家们的共同努力下早已脱离了贵金属的度量,但是黄金作为财富和价值的“定盘星”,并未也不会退出自然所赋予的价值度量的角色。

 

  亚太能源投资公司总裁薄少川,于1996年加入艾芬豪投资集团(Ivanhoe Capital Corporation),历任集团旗下(加拿大)艾芬豪矿业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的高级管理职位,后出任集团业务开发总经理。2005年后出任过多家国内外公司董事、顾问,在公司发展、国际并购、投资、融资、合资合作、基金管理等方面有着丰富的实践和经验。多年的投资工作经历使他对黄金投资有着更为广阔的视野。

 

  薄少川接受《中国黄金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在西方国家高负债和负利率的背景下,黄金长期上涨的趋势不会改变。但在数字货币时代到来时,黄金的地位可能会受冲击,但这将是一个很漫长的时间。

 

  金价短期振荡,长期看涨

 

  《中国黄金报》:您对金价的短期和长期预测是怎样的?内在逻辑分别是什么?

 

  薄少川:金价短期内承压振荡,长期看涨。

 

  因为疫情的缓解和经济的恢复,短期内黄金价格肯定会承受压力。

 

  如果疫苗起作用,经济活动恢复,市场对黄金的避险需求降低,所以金价可能会下跌。美国如果开始打疫苗,今年上半年能够全部接种,意味着美国经济活动在较大程度上可以恢复,但这个过程还有一定的不确定性。中国的经济活动实际上已经恢复。全球经济活动恢复,使黄金的避险需求减少,短期内对黄金价格形成压制。

 

  金价的长期逻辑和基本面有很大关系,债务水平和利率两大因素对金价有长期影响,黄金作为坑通胀和避险资产,这两个因素支撑金价的长期上涨。

 

  债务方面,全球各国债务水平过高,且不可持续。基本上发债已经发到头了,但是美国没有办法,一定会继续发债。

 

  为什么债务不可持续?政府收入主要来自于税收,从几十年前开始,为了能赢得选举,西方国家的政治家承诺提供各种福利,包括免费医疗、教育等,加上基础设施建设、军队开支等,政府税收满足不了这些开支需求,开始借债。在政府债务水平不高时,政府信用较高,较好借债。但是税收有限,之前承诺的福利不易取消,硬性开支需要兑现,政府只能不断借债,债务和GDP(国内生产总值)的比值不断上升。现在政府税收已经不能应对债务水平,美国是个典型的例子,只能继续靠发债来维持政府的运转。

 

  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相当于打了一次世界大战,几乎没有一个国家能够避免,影响巨大。美国债务已经发到极限了,再增加债务印美元,刺激经济的作用有限。好在美元是世界货币,全球有巨大的美元需求,美元流入到全球各国,把美国的问题在全球范围内稀释掉。但是大家对美元的信心也会逐渐削弱。

 

  黄金的地位是人类自然选择的一个过程,人们对黄金的信心是经过几千年的大浪淘沙出来的。纸币是法定货币,政府可以通过发债的形式“印钱”,没有类似于黄金的稀缺性作为依托,纸币的价值最终会归零。多家机构的研究表明,过去100多年间,所有的纸币相对于黄金的购买力,都大幅贬值,下降了百分之九十多。

 

  20世纪80年代初,我们上大学时,最好的午菜是一餐4角钱,一等助学金是每月21元5角,家里经济有一定困难的同学,每个月除了吃饭外,还能省下一点寄给家里。随着历史进程的推进,货币不断增发,也在不断贬值。现在的1万元购买力远不如40年前的1万元。

 

  美国目前大量发债印钱,往实体经济中输送美元,但是通货膨胀水平并没有上来,是其货币传导机制在起作用。美国的中央银行发行货币到商业银行,商业银行再向实体企业贷款。和我国不同,美国商业银行不听从政府的贷款指令,完全根据自己对经济形势的判断来贷款。商业银行对经济形势没有信心时,不会再向下放贷,低利率甚至负利率的货币没有完全传导到实体经济层面。商业银行把央行超发的货币拦住了。同样的,在欧洲和日本,也并没有出现预期的通货膨胀。

 

  另一个长期影响金价的因素是负利率。通货膨胀率高于银行存款利率是实际的负利率,负利率早已客观存在。2014年中,欧元区率先推出(名义)负利率,资金的使用需要支付利息,把钱存到银行,还需要付给银行费用,颠覆了人类几千年的货币历史。至2016年中,全球约30%的政府债券为负利率。

 

  如果和有息存款相比,黄金从直接收益上来说处于劣势,和负利率相比,黄金则有着明显的优势。

 

  在歌舞升平之时,人们会暂时忘却金银的地位,而令纸币大行其道。然而,经过几千年的大浪淘沙,能够留存下来的人类赖以保值的媒介只有金银,尤其是黄金,而纸币最终会回归其内在价值——零。

 

  《中国黄金报》:不赞成金银价格比作为金银价格的分析框架,原因是什么?

 

  薄少川:金银比值只作为黄金价格的趋势性判断,金价与银价的比值与金价之间并不存在因果关系。

 

  当年,作为英国皇家铸币局局长的牛顿算出1盎司黄金=15.5盎司白银,开启了“银本位”之后的“金本位”时代。但是近300年后的今天,货币体系已经今非昔比。1985年至2015年间,金银价格之比基本在45~80的范围内波动;从价格上来说,这种比例关系没有依据,也不太符合历史事实,只不过做一个大致的趋势性判断也许有点意义。

 

  数字货币能取代黄金地位?

 

  《中国黄金报》:您认为政府对黄金的控制是否还会发生?

 

  薄少川:在极端的情况下,如战争,政府对黄金的控制还会发生。政府真正要征用黄金的时候,往往是当时的货币体系已经难以支撑社会经济需求。

 

  《中国黄金报》:您认为数字货币与黄金的关系是怎样的?

 

  薄少川:数字货币并不是法定货币的数字化。真正的数字货币不能是某一家能够控制的,一定是在网络上通过算法来实现,比特币就是典型的代表。

 

  金银是天然的货币。人类对黄金的信心是历史大浪淘沙的选择。人们对数字货币的信心例如比特币,还处于小范围中,并没有完全赢得全世界的信任。比特币可能是人类货币史上的一个插曲,未来可能会被其他的数字所取代。目前,能够取得全世界信任的数字货币还未出现,它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美元的地位也会逐渐下降,这也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我仍然看好数字货币。政府掌握着货币发行的垄断权,对于数字货币,政府也不会放松。数字货币不等于纸币的数字化,理论上可以挑战黄金的地位。

 

  黄金是基于人类几千年来对其稳定的物理化学属性建立起信心。未来100年、200年、500年,人们对数字货币建立起同样的信心时,数字货币是可以取代黄金的地位的。这只是一种预测,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数字货币将重塑社会形态

 

  《中国黄金报》:您提到“黄金是价值基准”,原因是什么?

 

  薄少川:对于几乎没有成本的纸币,其价值衡量在现实中,我们将美元作为价值基准,在外汇市场上美元是货币,其他币种则是以美元计价的被交易对象。以美元这种可以人为地决定供给的东西作为价值尺度是有问题的。有没有像长度中的一米就是一米、重量中的一克就是一克的价值尺度?这只能是黄金。

 

  凯恩斯称黄金为“野蛮的遗迹”,认为黄金是人类野蛮时代留下来的印记,意思是他不看好黄金。因为黄金年增长量非常有限,如果没有纸币出现,人类社会的经济增长速度,就等于黄金供应量的增长速度。

 

  经济发展需要一定的货币流通速度,所以欧美国家和日本等想把国内的通货膨胀率提到2%,保障货币的流通量。如果社会出现紧缩,即缺钱,经济会运转不起来,所以当时如果没有出现纸币,社会只依赖于金属货币的话,社会经济发展就较为缓慢。

 

  黄金产量的年增长量极为有限,如果把经济增长率和黄金供应量的增长率挂钩,人类社会的发展不会像如今这么快速。从金属货币进入纸币时代,这不仅是人类货币史上的一次革命,也是经济发展史上的一次巨大的革命。那么进入数字时代,它也将会重塑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

 

  中国可以说是站在数字文明的前列。网上购物、线上支付、线上办公等,经过了这次疫情,改变了社会形态和人们的消费习惯,未来还会带来什么改变,现在还未完全显现出来。

 

  数字货币的出现只有20年左右的历史,其对传统金融体系的影响只是刚刚开了一个头,随着发展速度的加快,其影响可能是指数性的。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