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市场>深度

后疫情时期黄金在金融市场的三个关键性功能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21-01-15作者:陈晓辉


  随着疫情与经济周期的分流,黄金也在不同的时间发挥着不同的功能,从流动性最高的资产功能,到资产保障的避风港作用,再到涨幅达25%的投资回报,正是在一次次危机中,我们更好地了解了黄金。后疫情时期,黄金又将发挥哪三个关键作用呢?

 

  尽管金矿商控制黄金产量,但黄金的年产量仅占全球地上黄金总量的1.8%左右。因此,黄金的价值不取决于产量,而是取决于19万吨的地上黄金总量。

 

  进入2021年,新冠肺炎疫情新一波反弹来势汹汹,继续肆虐全球各国的同时,也深刻影响着金融市场和世界经济。有数据显示,G7国家和主要新兴市场将面临至少10年以来最大规模的债券到期,其中很多是为了帮助本国经济摆脱因疫情所引发的经济衰退而发行的债务。在全球范围内,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因新冠肺炎疫情紧急支出而产生的债务呈爆炸式增长。2020年,全球债务总额增加了15万亿美元,预计到今年年底将达到全球GDP的365%。这样看来,自2020年10月份,全球央行重新恢复净购买黄金的状态就显得顺理成章了。毕竟黄金在后疫情时期至少能从三个方面对金融市场起到关键性的作用,从而避免这些为应对危机而造成的债务又引发新的更大危机。

 

  首先,利用黄金价格上涨去提升通胀预期,甚至是引发通胀。由于债务水平过高,欧美央行都在拼命刺激通胀,并将利率维持在零或低于零的水平,因为较低的实际利率将降低债务负担。但疫情时局下,要想制造消费价格通胀并非易事,因为长时间的封锁会导致个人可支配收入降低,从而抑制消费复苏。严格地说,没有一条经济定律能够保证金价上涨会导致通货膨胀。不过,从历史上看,黄金价格一直是通胀预期的体现。反过来,通胀预期又会助长通胀。因此,当黄金牛市周期过程中,通胀通常会在一到两年内逐步上升。在20世纪90年代,美联储甚至曾将其货币政策部分建立在黄金价格上,背后逻辑也很简单:金价上涨→市场发出通胀预期上升信号→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假如金价下跌,则美联储会采取相反的行动。归根结底,黄金作为一种价值储存手段,会始终领先于通胀预期。也就是说,金价走高可以增强通胀预期,进而引发通胀上升,而这正是欧美央行所希望的。因此,增持黄金储备作为金价牛市基本面核心因素会在未来得到更多的市场关注度。

 

  其次,黄金可以改善全球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修复受损的金融体系。考虑到欧美央行多年来宽松和非常规的货币政策严重损害了金融市场及其运作体系,因此某种程度上说,西方各国央行已将自己逼上梁山,因为金融体系正深陷债务泥沼,金融市场对更宽松的货币政策上瘾。而现实是,债务水平和利率之间存在联系,但大多数发达国家无法承受更高的利率。不过有趣的是,欧美央行在资产负债表上对黄金的估值存在巨大差异。美联储在其资产负债表的资产端持有黄金凭证,这与财政部在其资产负债表负债端的一般账户相对应,因此美国财政部才是黄金的拥有者,而非美联储。而欧元区各成员国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上直接持有黄金,自1999年欧元体系启动以来,欧洲央行一直在对其黄金储备按市值进行计价。这一点与美国有很大不同,美国的货币黄金仍按每金衡盎司42.22美元的法定价值计价。也就是说,欧洲央行已经建立了一个资本缓冲,包括未实现的黄金价格收益,以吸收坏账损失。

 

  再者,黄金能够恢复金融市场稳定和秩序,起到固本清源之效果。凯恩斯曾说:“黄金作为最后的卫兵和紧急需要时的储备金,还没有任何其他更好的东西可以替代它。”近几十年来,每逢金融市场出现动荡,欧美央行就会开动印钞机,甚至是开启“直升机撒钱”以稳定金融市场。印制更多的钱看上去是在稳定金融市场,但从长远来看,大量印钞和降低利率只会适得其反。更多的非常规货币政策将增加债务负担、降低生产率、加剧市场的不均衡和社会体系动荡等。虽然重返以黄金为锚的货币体系几乎是不可能的,但黄金能在后疫情周期重塑一个基于其的公平和持久的货币体系。由于央行垄断了货币创造,使得投资者和机构被迫进入以美元等信用货币为基础的金融体系,那么控制信用货币就等同于控制了这些机构。当另一种形式的货币出来与美元或欧元等信用货币竞争时,信用货币的价值储存手段和价值交换媒介的功能就会被弱化,从而破坏央行对金融体系的控制力。在这种情况下,黄金显然是一种更好的货币形式,比信用货币更保值。同时,黄金不受任何中央银行或个人的控制。尽管金矿商控制黄金产量,但黄金的年产量仅占全球地上黄金总量的1.8%左右。因此,黄金的价值不取决于产量,而是取决于19万吨的地上黄金总量。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