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市场>深度

疫情影响全球黄金流动

文章来源:撰写时间:2020-03-24作者:王亚宏


  全球扩散的疫情对贵金属的产业链造成的影响日渐增大,即使避险资产也不能完全躲开新冠肺炎带来的风险。

  虽然世界黄金协会发表报告称,尽管价格波动,黄金仍是年初至今表现最好的资产之一。不过疫情造成的冲击,还是会让整个行业感受到浑身发冷。

  在供应端,一些开采商已经作出了减少产能的预案,而更下游的厂商则有的已直接宣布暂时停业。以生产枫叶金币闻名的加拿大皇家铸币局就决定先停产两周,“以确保员工和客户健康安全”。以最乐观的估计看,该铸币厂也要拖到四月上旬会重新开展部分业务,而运输交付等更多活动将会中止更长时间。

  在需求端,黄金产业同样会受到影响。春节期间本来是中国传统的金饰消费旺季,但今年由于疫情防控力度加大,店铺关门、客流稀少,都对零售造成了打击。即使随着复工复产的展开,经济活力逐渐恢复,但金饰旺销的窗口期已经关闭,而且需求受限的影响可能还会持续更长时间。

  在连接生产和需求的流通环节中,疫情的影响更为明显。而且这并不局限于矿石、原料或者黄金产品的企业物流,在更宏观的层面上也从黄金的跨境流动中体现出来。

  瑞士黄金出口是世界黄金需求晴雨表,其海关数据显示,2月份瑞士黄金出口跌至至少2012年开始进行月度分类统计以来的最低水平。瑞士2月份总共出口了42.7吨黄金,不到前一个月87.4吨黄金的一半。

  瑞士对中国出口黄金的数量在过去3年来一直从单月158吨——超过中国黄金年产量的三分之一——的高峰逐渐下降。但即使如此也很少有人预料到下降会像2月份这样剧烈。2月份瑞士对中国的黄金出口锐减,对中国内地出口了2吨黄金,远低于1月份的17吨。同时对中国香港地区的出口则更是跌落到近乎于零的10公斤,而前月的出口量为23.6吨。瑞士对华黄金出口雪崩式下跌,是因为在2月份时中国为遏制疫情采取了强有力的行动,减少了人员和货物的流动,这些措施也从黄金数据中反映出来。

  根据疫情传播的趋势看,在瑞士黄金出口2月份近乎腰斩的数字可能还不是东移黄金的谷底。因为当时全球第二大黄金消费国印度的疫情还不严重,因此瑞士对印度的出口环比并没有减少,还有9.6吨。不过这一数字和10个月前的58.6吨相比也已经大幅下跌。如果接下来印度疫情恶化,那么其进口轨迹可能会复制中国在2月时的走向。

  更严重的是,瑞士本身疫情已经出现暴发态势,截至3月21日已经有超过5600人感染。考虑到瑞士全国只有850万人,这一感染率已经足以引起经济停滞,其引以为傲的黄金进出口和精炼业务会在未来一两个月受到难以规避的影响。因此疫情已经部分阻断了西金东移渠道。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