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市场>深度

2019年度特稿

2019,黄金人的“燃”继续着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19-12-31作者:许勇


  过去的黄金人,现在的黄金人,未来的黄金人,用一条线串起来,这条线就是黄金精神,就是黄金情怀。黄金不仅是山之瑰宝,更蕴含着几千年来黄金人的精神与血脉。站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节点上,回望来时路,黄金精神感动着我们;踏上未来征途,黄金精神是最好的激励。

 

  2019年,最令国人记忆犹新的,恐怕就是10月1日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大会了。而对于我来说,这一天值得一生铭记。

  当天,我在天安门广场与数万群众一起现场观看庆祝大会、阅兵式和群众游行。当时记者的内心,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燃”。

  从踏上天安门广场的那一刻开始,直到大会结束,记者的心潮始终澎湃,与现场观众一起呐喊,一起欢呼,一起挥舞手中的旗帜,一起感受祖国70年的伟大历程和辉煌成就。

  在群众游行时,当“艰苦奋斗”方阵从天安门广场走过时,王进喜、时传祥等人的名字让人追忆过去,难忘他们的精神。那种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让新中国从一穷二白中艰难走来,在砥砺奋进中拼搏成长。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在黄金行业,同样有一群人值得永远铭记。70年前,无数黄金人为了国家的繁荣富强艰苦奋斗;70年后的今天,黄金人依然身先士卒,让黄金行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未来,这些黄金人将继续拼搏奋进,创造黄金行业新的辉煌。

 

  始终不变的黄金人

 

  1966年,来自全国各地的黄金人在河南省灵宝市开始建设秦岭金矿。当时的秦岭金矿是一片荒山野岭。“没有房子住,就从河里捞石头砌房子。山路不好走,一下大雨就会把路冲断,无法生产。我们连夜修路,确保第二天能够正常生产。”秦岭金矿原副矿长李凤岐回忆道。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秦岭金矿于1975年正式投产,当年生产黄金219公斤,提前完成全年目标。

  没有任何私心杂念,想尽一切办法做好自己的工作,那就是当时秦岭金矿所有人的真实想法。面对困难,所有人选择了迎难而上、砥砺前行。

  1975年夏天,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让秦岭金矿坑道灌水、采场塌方,上山道路被冲断。面对灾情,秦岭金矿的员工没有退缩,而是靠艰苦奋斗的精神,以肩扛手抬的方式沿着陡峭山壁向山上运送粮食和物资,并最终渡过难关。

  即使是现在,在资源枯竭步履维艰的情况下,秦岭金矿员工依然保持着昂扬的斗志。因为他们坚信,在黄金人的努力奋斗下,秦岭金矿一定能够重现辉煌。

  70年来,中国一直在变化,但是始终不变的,是黄金人不畏艰苦与困难,敢于迎接挑战的精神;始终不变的,是黄金人那金子般闪耀的黄金精神。

  同样的黄金情怀在辰州矿业也在延续。

  “金之脉、血之脉、一脉相承,山之宝、矿之宝、宝镇乾坤。”这是湖南辰州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广为传扬的一句话。黄金不仅是山之瑰宝,更蕴含着几千年来黄金人的精神与血脉。这种黄金人的精神,在李新林一家三代黄金人的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新中国成立前,李新林的爷爷为了生计,带着家人从外地搬到湖南省沅陵县的沃溪镇,在湘西金矿(辰州矿业的前身)当矿工。当时矿山工作条件很差,搬运靠人力背挑、照明靠点植物油灯、排水靠“孔明车”(竹筒制)、矿石破碎靠水碾和畜力碾、选金靠淘金盆或溜洗槽。即便如此,李新林的爷爷仍然坚持了下来,用身体做代价,挥洒血汗换回微薄的收入,用以养家糊口。

  传承着黄金人的精神与情怀,李新林的父亲在经历了知青下放和“文革”后,回到了湘西金矿工作直到退休。或许是年轻时吃过苦,也或许是因为李新林及其妹妹的出生,在湘西金矿工作时,李新林的父亲格外努力,干过井下的打钻、放炮、装岩、喷雾等各个工种和岗位,当过队组长、值班长和工区区长等职务。几十年来,全采掘区近百人没有发生过工亡事故,他自己也没有得矽肺病。

  “我这一辈主要是寻根,在这里有几代人的血脉,有从小到大的记忆,有熟悉的味道,有黄金人的梦和自豪。”李新林2012年从部队转业后选择回到辰州矿业工作。多年来,李新林带着黄金人的自豪与期望,传承父辈们的精神意志,坚持创新、锐意进取,从一个普通职员逐渐成长为矿山的一名中层管理骨干,在工作中找到了自身的价值。

  “当工人光荣,当采金工人很光荣,作为矿里人、矿山人有坚定的信念、坚强的意志,矿山工友们出生入死有战友般的情谊。”在李新林看来,从爷爷那代人开始,所有的黄金人都很朴实、很勤劳、很善良,开放包容、热情淳朴,有大山般厚实的胸怀、金子般闪耀的品质。也正是这种金子般的精神,让李新林对黄金有着特殊的感情,用两副金手镯表达他对妻子矢志不渝的爱情。

  如今,李新林的儿子已经上小学,虽然想过让他继续做黄金人,但是更希望孩子能够传承祖辈开采黄金中留下来的劳动精神和至真至纯的黄金般品质,能够具有吃苦耐劳、艰苦创业的毅力和开山辟地、开疆拓土的气魄。

  这或许就是黄金给人带来的一种品质、一种精神。这种精神,鼓舞着、激励着黄金人不断砥砺奋进、勇往直前。

 

  现代化的黄金企业

 

  半个世纪以前的“中国黄金第一矿”,也是当时我国最好的黄金矿山之一——夹皮沟金矿(中国黄金集团夹皮沟矿业有限公司前身),是什么样的?

  夹皮沟金矿原矿长、已经80多岁的于长江回忆,上世纪60年代的夹皮沟属于半机械化、半手工劳动,井下没有电灯照明、没有机械通风系统,掘进时用风动凿岩机打眼,凿岩机安装在固定的钢管支架的托盘上,用螺丝连接,手摇螺纹杆推进凿岩机,凿岩机前头装上钢钎在矿岩上打孔。那时还没有硬质合金钎头,使用的钢钎是普通炭素钢,钎头是钢钎的端部锻压出来的,掘进一个工作面往往要用二三十根甚至五六十根钢钎。

  由于采用“干打眼”,每次打眼时工作面便弥漫着浓浓的粉尘。“每次从井下出来,满口满鼻子的灰,有些灰都透到棉袄里面了。”于长江表示,好多一线工人因此得了矽肺病。

  放完炮之后,再通过电耙子出矿,用矿车轨道运输。于长江说:“夹皮沟过去曾被日本人占领,共产党接管以后,就留下了一些机械化设备。靠着资源好、设备好,夹皮沟一度年产金1.5吨,成为当时全国首屈一指的金矿。”说起夹皮沟金矿曾经的辉煌,于长江很是自豪。

  时光荏苒,在70年后的今天,距离夹皮沟金矿2800公里的贵州锦丰金矿,早已是另一番光景。这种变化,或许从井下生产主管宋建勇一天的工作可窥一二。

  早上5点15分,宋建勇穿着由后勤保洁人员洗好的工作服,来到副矿长办公室了解上一班组的情况,并与副矿长安排这一天所有员工的工作。目前井下有17个作业面,宋建勇今天都要去现场查看一遍,压力很大。

  早上6点整,宋建勇与所有下井人员穿戴好劳保用品,拿好人员定位器,组织召开安全早班会以及工作安排。

  早上6点30分,宋建勇与下井人员坐上无轨人车,前往作业面。因为距离90中段作业面有3.5公里,需要坐近30分钟,所以人车上配备有空调、气动座椅等设施,宋建勇觉得还是非常舒适的。

  7点整,宋建勇来到其中一个作业面,此时操作员正在用双臂凿岩台车(长臂式)进行打眼,平均2分钟左右打一个眼,整个工作面(4.5米×5米)打眼过程用时1.5小时到2小时。

  11点整,装药工准备装药爆破,虽然这个环节很危险,不过宋建勇并没有特别担心。一方面是现场有爆破工程师在现场,另一方面是装药工通过装药台车进行操作装药,此台车也是长臂式并带有操作平台,操作平台有可以伸缩的顶棚,保护员工头部安全;平台内有紧急停机按钮,可以在紧急情况下停止车辆运行,避免意外事故的发生。

  11点30分,宋建勇乘坐人车到井上午餐,井下则利用午餐时间进行放炮,好为下午的出矿做准备。

  到了中午12点30分,宋建勇顾不上休息,就马上来到了作业面,查看矿石铲运情况。只见操作员远远地利用遥控器操控遥控铲车进行出矿,然后由载重量45吨的卡车将矿石运送到地表,每个工作面2小时左右出矿完成,每天出矿量在4300吨左右。

  下午3点,宋建勇巡检到喷浆作业面,贵州锦丰由于岩石破碎,为了保证安全特别注重喷浆支护,这是巡检的重点,所以宋建勇特别仔细认真。此时,操作员正在远处遥控喷浆车喷浆作业,宋建勇要求操作员对几处特别破碎的地方,要挂网喷浆,确保安全。

  下午6点,宋建勇终于将所有的作业面检查了一遍。他拖着疲惫的身体上井后,在洗浴室简单冲洗后,换上干净衣服前往食堂吃晚饭。在井下待了一整天,衣服早已经脏得不成样子,宋建勇便把脏衣服收拾一下,交给后勤保洁清洗。

  这就是宋建勇简单又充实的一天,虽然很累,但是他很满意。就像他所说:“如今的黄金企业,跟过去相比,无论是安全环保水平,还是机械化、自动化、无人化水平,已经是天翻地覆的变化。”

 

  受人尊重的黄金行业

 

  2019年,对于嵩县山金矿业有限公司来说,必将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因为就在这一年,嵩县山金成功获评为国家级绿色矿山。

  “不是俺亲眼所见,说啥也不信,这座荒山野岭,硬是变的这么美!”河南省洛阳市嵩县沙岭村一位很少走出大山的老农,手指着眼前那片像城市一样美丽的现代化建筑群落说。

  过去的这座山,从来没有和“美”这样的字眼挂上钩,荒无人烟、一无是处或许更加符合实际。

  2008年,山东黄金集团有限公司来到这里开发矿业,在短短的十余年时间里,不仅一座现代化企业破土而出,同时还让深藏在大山深处20来户人家的沙岭村村民们喝上了甘冽的自来水、走上了宽敞的水泥路、过上了美好生活。每每遇见从山外来的朋友,这些村民就禁不住竖起拇指:“山东黄金让咱受益,俺们心里可美!”

  “让尽可能多的个人和尽可能大的范围因山东黄金集团的存在而受益”是山东黄金人矢志不渝的理想目标,嵩县山金不负众望,在“造福社会、富强国家”的同时,还给嵩县一座绿色矿山、美丽矿山、和谐矿山,让黄金行业在中国的大地上备受尊重。

  黄金给中国带来的是不仅仅是绿色发展,更是人民幸福、社会和谐。这种幸福,是脱贫致富的幸福,是实现梦想的幸福。这种幸福,就这样完美地体现在了河南省新蔡县余庄村村民王国营的身上。因为,在2019年,他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今年,王国营的大女儿王秋平在三门峡一家移动公司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每个月都有稳定的收入。他的女儿终于可以过上吃饱穿暖、体面的生活了。而在此之前,王国营一家的生活只能用“窘迫”来形容。

  王国营患有心脏病,妻子有糖尿病,父亲患有眼疾多年,生活不能自理,两个女儿还没长大成人。面对这一大家子的吃穿用度,王国营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我不期望我女儿长大后能对父母多孝顺,就期望我的孩子长大后不要像我这样窘迫的生活。”这就是王国营很简单、在他看来却又如此遥远的愿望。

  王国营也尝试过外出打工。“去打工也没人敢要,我因为有病,都怕我在工作中出事。”王国营无奈地说,“就这样,家里收入越来越少,生活也越来越差。”

  雪中送炭,方显央企责任所在。新蔡县是中国黄金集团有限公司的定点扶贫县,为了帮扶王国营一家摆脱贫困,中国黄金派驻到余庄村的第一书记王瑞厚自掏500块钱,资助王国营学习和售卖“吊炉烧饼”。王秋平则被送到中国黄金开办的“宏志班”继续学习。毕业以后,王秋平选择在三门峡工作。

  “在当时家里的一穷二白的情况下,我就像是深陷在泥潭中,中国黄金就像是救命稻草一样,让我一下子看到了希望,一下子把我拉了出来。”王国营很是感激中国黄金。

  虽然日子还是紧巴巴的,但是王国营已经心满意足了,因为他的梦想在中国黄金的帮助下实现了。

  为人民谋幸福、为社会谋和谐、为国家谋富强,这是黄金行业的责任,经过70年的艰苦奋斗,我国黄金行业做到了。70年来,我国黄金产业快速发展,综合实力大幅跃升;70年来,我国黄金行业整体实力持续增强,中国已成为全球黄金行业的领军者。如今的黄金行业,已经成为受国人尊重、受世界瞩目的行业。

  焊花飞溅、金水奔流,我国黄金行业现代化建设热火朝天。新时代,中国黄金人依然在奋斗,为了“黄金强国”,也为了高质量发展,更重要的是,为了国家的再次腾飞。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