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市场>深度

金价新周期开始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19-07-04作者:黄金管家研究院 沈舟


  2019上半年已经走完,过去六个月伦敦金价格走势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年初到2月19日,金价从每盎司1281美元上涨至每盎司1340美元;第二个阶段是从2月20日到5月21日,金价从每盎司1340美元跌至每盎司1270美元;第三个阶段是5月22日到6月底,与前两个阶段相比,此阶段金价走势比较特殊,突破了3年来次贷危机后美联储首次加息和英国脱欧这两个事件所形成的振荡区间。6月初,受到投资者对美联储降息预期的影响,金价短时间内接连突破重要阻力位,站上每盎司1400美元,宣告新周期的开始。

  最近半年影响金价走势的主要因素是美国金融市场、经济数据及美联储及其官员对经济形势和货币政策方面的言论,其他诸如英国脱欧进程及中东地区地缘政治事件虽也对日内金价产生过些许影响,但影响力度较弱。

  金融市场方面美元指数走势在上半年1到5月经历了多轮振荡,从95涨至98,6月以来因美联储降息预期升温,美元指数大幅下跌,目前已距1月低点不远;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一路走低,从年初的2.67%下降到2.05%,跌幅达到23.2%;此外,美国10年和3月期国债利差大幅走低,3月22日首次为负,美股走势较为强劲,自年初以来一直反弹,目前标普500指数又回到老位置,有史以来第四次冲击3000点。

  从相关性分析来看,过去6个月国际金价和美元指数、美股及国债利差相关性较低,但和美国国债收益率相关性较高。与10年、3月期国债收益率的相关性分别-0.6和-0.79。当国债收益率走高时金价下行,反之亦然,说明近期黄金持有成本的大小是投资者选择黄金与否的重要因素。

  经济数据方面,美国失业率一如既往维持在低位,最近两个月美国劳工部公布的失业率为3.6%,上一次如此之低的收益率还是在1969年;从1月开始,连续12个月新增非农就业人口开始走低,5月份新增人口仅为7.5万,远逊前值;其他诸如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核心物价指数(PCE)、个人支出月率和零售销售月率等数据在进入2019年以来都出现不同程度的下跌。虽然美国5月零售销售月率意外良好,但其无法抵消其他众多经济数据带来的负面影响。

  基于众多经济数据和美国内外的政治经济环境,美联储会议纪要声明中对经济描述的措辞与年初时已大不相同。对经济活动的描述由“稳步上升”改为“以适度的速度增长”;对劳动力市场美联储的描述由“继续增强”转变为“依然强劲”;对商业固定投资指标的描述由“增速缓和”转变为“一直疲软”;并下调通胀预期,认为未来经济的不确定性增多,对外透露出降息信号。特朗普也因美国经济增速放缓多次施压美联储,敦促美联储早日降息,为其谋求连任提供有利环境。

  回头来看,第一阶段上涨是2018年黄金走势的延续,原因在于美国经济增速放缓,市场下调美联储在2019年的加息预期,由原来的2至3次降为2次;第二阶段金价下跌是由于美元指数和美股阶段性走强,黄金吸引力减弱;第三阶段金价井喷式上涨源于投资者对美联储7月降息的预期。笔者以为,日本举行的G20大阪峰会虽然会在短期内对金价产生一些不利影响,但金价已走出多年来的振荡区间,底部足够夯实,未来涨势不可限量。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