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市场>数据

黄金储备:全球竞相增持的压舱石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20-01-07作者:王蓓


  近年来,随着全球政治经济形势的变化,各种不确定性因素增加,许多国家央行推行去美元式的多元化资产策略,纷纷增加黄金储备来确保国际储备的安全。其中,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国家表现出强劲的黄金储备需求,连续多年增加黄金储备。

 

2018年12月至2019年9月我国黄金储备增长曲线图

 

  全球央行2018年开始大量买入黄金,增加黄金储备量。

  根据《全球黄金年鉴2019》显示,各国央行黄金净买入量在经历了连续4年下滑后,2018年各国央行共净买入657吨黄金,同比飙升74%,这是20世纪70年代初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以来的最高水平。

  2018年,官方部门的黄金总买入量同比飙升69%,至762吨,创数十年来的新高。

  2018年,各国央行大幅增持黄金,反映出各国提高黄金在其国际储备中占比的意愿。2017年仅有俄罗斯、土耳其和哈萨克斯坦这三国央行的黄金买入量超过10吨,而2018年除上述国家继续大幅增持黄金外,多个其他国家亦增持了10吨以上的黄金。

  据世界黄金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0月,全球官方黄金储备共计34500.9吨。其中,欧元区(包括欧洲央行)共计10776.2吨,占其外汇总储备的57.4%;央行售金协议(CBGA)签约国共计11437.1吨,占其外汇总储备的31.9%。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的2019年4月原始数据显示,全球各国央行的黄金需求保持稳健,净购买量共计43吨,月度环比增长8%。2019年4月各国央行购金量(超过1吨的)合计为45吨,与当年3月的水平相当,而净销量(同样超过1吨的)总计略低于2吨。到目前为止,2019年的全球各国央行净购金量达207吨,是自2010年各国央行成为净买家以来,最高的年初至今央行黄金需求水平。

  截至世界黄金协会更新的2019年10月数据显示,全球前十五官方黄金储备数据表明,美国、意大利、法国、瑞士、日本、荷兰的官方储量没有变化;新兴市场央行则继续保持稳健速度积累黄金储备。中国增加了其黄金储备,由1885.5吨增至1948.3吨,黄金占外汇储备2.94%,位列第六名。

  紧张局势持续升温,美元、欧元等国际货币的信用基础有所动摇,各国央行希望实现国际储备多元化,降低美元在官方储备中的占比,是促进其增持黄金的主要驱动因素。

 

  黄金储备的重要性

 

  20世纪70年代,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美元与黄金脱钩,全球各国彻底实行不兑现黄金的信用货币制度,黄金货币功能减弱,但货币属性并未消失,其避险功能仍然存在。

  信用货币和黄金最大的不同点在于,信用货币的价值是人为赋予的,而黄金的价值则是永恒的。黄金作为一种商品,其货币价值并非是外加的,而是天然的,这与美元等信用货币完全不同。所以,美国把黄金作为其主要的储备货币,而不是把欧元、英镑及日元等外汇作为主要储备货币。

  当前,黄金储备仍是国家储备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国家贸易的最后结算手段和隐形的价值尺度。

  同时,综合实力日益增强的国家不断谋求本国货币的国际地位,除了自身经济政治等实力的提升,也需要优化货币储备结构,增加黄金储备的担保比例。

  据世界黄金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0月,美国黄金储备8133.5吨,占外汇储备77.04%,依然是全球持有黄金储备最多的国家。

  在未来及相当长的时期内,黄金仍是各国央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重要的储备资产,在国际货币金融中的作用和地位依然十分重要。

  近年来,伴随着全球金融危机及欧债危机的爆发,美元及欧元等信用货币的信用基础产生动摇,美国及欧元区均推出宽松货币政策,放水贬值,黄金的货币金融属性凸显,金价一度从金融危机爆发初期的700美元/盎司上涨至1920美元/盎司。

  虽然全球外贸结算不再使用黄金,黄金失去了流通支付的职能,但在平衡外贸收支时,黄金但是一种贸易双方可接受的结算方式。20世纪90年代末诞生的欧元货币体系,明确黄金占该体系货币储备的15%。黄金是可以被国际接受的继美元、欧元、英镑、日元之后的第五大国际结算货币。

  未来,黄金担当储备货币的地位将逐步提升,以弥补仅凭国家信用担保流通货币的信用货币制度的不足。

 

  我国黄金储备发展

 

  我国黄金储备经历了20世纪50年代的贫乏,改革开放前30年在400吨~600吨之间徘徊,2009年黄金储备破千吨,目前黄金储备量位于世界前列,但与其他排名靠前的国家相比,我国黄金储备所占外汇储备比例仍然较小。

  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黄金储备基础较为薄弱。1950年全国的黄金储备量究竟多少,并没有准确的说法。根据国家外汇管理局资料显示,20世纪50年代,我国外汇储备年均只有1.083亿美元,黄金储备的匮乏就可想而知。

  新中国成立初期,通过统一财政金融、从民间大力收兑金银和扩大矿金的生产收购,国家的黄金储备有了明显增加。据《新中国五十年统计资料汇编》记载,1952年,我国保有的黄金储备已经达到500万盎司(498万两或约155吨)并一直维持到1958年。1959年后,国家遭受严重的自然灾害,随后进入还债高峰和经济调整,黄金储备减到400万盎司(1959-1961年)、再到300万盎司(1962-1964年)。1965年后,恢复到500万盎司。

  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初,国家急需外汇,当时国家的外汇主要靠黄金,黄金储备占国家总储备量的64%,但那时黄金储备量也仅有408吨,并且这个量是不能动的,叫“压舱石”。

  第一阶段:1978-1980年,国家外汇储备分别为1.67亿美元、8.4亿美元和12.96亿美元时,黄金储备则为1280万盎司,合398.12吨。

  第二阶段:1987-2001年11月,黄金储备一直稳定在1267万盎司,折合398.08吨。

  第三阶段:2002年外汇储备达到2860亿美元,黄金储备开始上升为600吨,这是一个分水岭。2002-2008年这6年间,国家外汇储备快速猛增,但对外公布黄金储备一直却维持在600吨。

  1978-2008年,这30年来黄金储备一直在400-600吨之间徘徊。

  第四阶段:奇峰突起的2009年,国家外汇储备再次创历史新高达19537.41亿美元,稳居世界第一,黄金储备增持为1054吨,进入世界第五名。

  从2003年到2009年,我国大幅增持黄金,持有量从600吨增至1054吨,共增454吨,涨幅高达75%,主要是通过国内杂金提纯及国内市场交易等方式完成此次增持。

  2009年之后,我国黄金储备没有再增加,而2011年,国家外汇储备达到31811.48亿美元,黄金占外储的比例仅为1.6%,仅为全球央行平均水平11.6%的13.8%,是欧洲平均水平的2.57%,是美国的1/50。

  2015年6月,我国央行打破了6年的沉默,一举增加了604吨黄金储备,数量激增57%。而此后的16个月里,我国央行又持续增加黄金储备,使我国黄金储备达到了1842.6吨,黄金储备在外汇储备中的比例增加至2.2%。

  中国人民银行数据显示,我国官方黄金储备从2009年到2015年间曾经保持了6年多没有变化,此后进入了一个16个月几乎连续增持的状态,而在那之后,2016年9月人民币加入了SDR(IMF特别提款权)。

  2015年6月,我国黄金储备大幅增加1943万盎司(604.34吨)至5332万盎司(1658.44吨),至2016年4月连续11个月增持,累计增加2425万盎司(754.26吨)至5814万盎司(1808.36吨)。

  2016年6月增加48万盎司(14.93吨)至5862万盎司(1823.29吨),至2016年10月连续5个月增持,累计增加110万盎司(34.21吨)至5924万盎司(1842.57吨)。

  2018年12月,我国黄金储备增加32万盎司(9.95吨)至5956万盎司(1852.52吨),至2019年9月连续10个月增持,累计增加近100吨至6264万盎司(1948.32吨)。

  从1978年至今40余年间,中国央行共开启了5次黄金增持周期,其中有3次发生在2009年4月至今的10年间,目前正处于第五次增持周期中。每次的增持周期都不短,基本都在一年以上。从价格层面上看,央行增持黄金基本都是在价格处于盘整或者下跌区间。

  目前,根据世界黄金协会2019年10月统计的数据显示,我国官方黄金储备在全球各国家中排名第六位。虽然和新中国成立初期相比,我国黄金储备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但和其他国家相比,我国黄金储备所占比例较小。

  截至2019年10月,全球前十五官方黄金储备数据显示,中国和日本黄金储备所占比例最少,分别为2.94%和2.81%。黄金储备在中国排名之前的美国、德国、意大利、法国、俄罗斯黄金储备所占外汇比例分别为77.04%、73.24%、68.37%、62.84%、20.17%,排名在中国之后的荷兰、葡萄牙黄金储备所占外汇比例都大大超过了中国,分别为68.26%和74.84%。

 

  增加黄金储备空间大

 

  黄金作为重要战略资产,对维护国家经济和金融安全、抵抗外部风险冲击有着重要意义,是国际储备的重要组成部分。

  近年来,随着全球政治经济形势的变化,各种不确定性因素增加,许多国家央行推行去美元式的多元化资产策略,纷纷增加黄金储备来确保国际储备的安全。其中,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国家表现出强劲的黄金储备需求,连续多年增加黄金储备。

  黄金不仅是外汇资产多元化的重要选择,也是国家应对国际市场各类风险的战略资源,同时就国民经济总量和国家综合实力而言,未来我国黄金储备有巨大的增长空间。

  在全国两会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接受《中国黄金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黄金储备和黄金投资永远是考虑的一个选项,但为了保持市场平稳,保持价格稳定,特别是考虑到中国既是产金第一大国,又是进口大国,增储黄金需要综合考量。中国人民银行和外汇管理局对增加黄金在外汇储备的配置,有一个科学的模型,使包括黄金在内的各种资产在外汇储备中占据合适位置。

  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研究所所长刘惠好接受《中国黄金报》专访时表示,从我国国际储备的结构来讲,适当增加黄金储备占比、相应降低外汇储备的比例是有空间的。

  黄金一直是美国、英国等国家货币国际化过程中的重要背书,从人民币国际化的角度来说,目前人民币在国际市场上的份额还不高,在国际结算、国际储备中比例还是比较低的,我们也需要用黄金储备来提振人民币的国际化形象,黄金储备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支撑力量之一。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