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评论>珠宝

产业基地:珠宝行业发展的大引擎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20-01-02作者:吕磊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中国珠宝业走出了全新的发展轨迹,在地方经济发展与行业资源整合的合力之下,国内市场已经形成了深圳、番禺、揭阳、四会、莆田、诸暨等30多个具有特色的产业基地。深圳的黄金珠宝,番禺的彩宝,揭阳、四会的翡翠玉石,诸暨的珍珠,这些产业基地产品特色鲜明、优势突出,一方面为所在的城市或地区增添了经济和社会效益,另一方面也为珠宝产业的繁荣带来生机,成为中国黄金珠宝产业运转及进一步发展的重要力量。

 

  水贝奇迹

 

  在中国珠宝产业的发展历程中,深圳水贝是极为重要的篇章,作为国内极具知名度和影响力的产业集散地,它参与并见证了中国珠宝产业的飞速发展,它创造出的一系列传奇为珠宝行业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2004年4月,中国首家珠宝专业采购平台——水贝国际珠宝交易中心成立。同年8月,深圳市黄金珠宝产业集聚基地在水贝挂牌成立。以此为序幕,水贝的传奇开始上演。在深圳市、罗湖区两级政府的支持下,水贝集聚区的配套设施逐步完善,入驻企业规模不断扩大,生产制造能力不断提升。多年的发展,让“罗湖水贝”已经成为辐射全国乃至世界的知名珠宝集聚区。

  目前,水贝珠宝集聚区集聚了3000多家珠宝生产经营单位,形成了集设计研发、生产制造、展示交易、品牌运营、检验检测及相关配套为一体的完整产业链。交易总额超过1000亿元,占据全国一半以上的市场份额。同时,在水贝的带动下,深圳全年黄金制造加工量占上海黄金交易所实物销售量首饰用金的90%,制造珠宝首饰成品钻的用量占上海钻石交易所成品钻石一般贸易进口量的90%。

 

  国内珠宝产业基地全貌

 

  各地珠宝产业基地的发展,使国内珠宝行业从分散经营,走向了产业的集约化,实现了优势的规模化,形成了完善的产业链发展布局。除了创造奇迹的水贝,国内其他特色产业基地同样构建了中国珠宝行业实现产业化发展的快速通道,在全国各地共同推动行业“产业整合”。

  和水贝毗邻的广州番禺,从1986年聚集地初步成型,经过近30年的发展,番禺已经成为中国主要的珠宝生产交易和出口基地之一,并且大部分产品供应出口。特别是近几年,香港生产商的大规模商业化生产已经大部分转移到番禺,番禺的珠宝业与香港实现加速融合。今天,番禺拥有500多家珠宝企业、1600多家加工厂,从业人员超过10万人,出口量位于全国首位。2018年,番禺海外出口的珠宝首饰金额近300亿元。

  水贝、番禺是国内生产加工型珠宝特色产业基地的代表,除此之外,还有以内蒙古赤峰、辽宁阜新、辽宁岫岩、浙江青田、福州晋安、山东昌乐、江苏东海等为代表的资源依托型特色产业基地。这些产业基地充分依托当地的特色玉石宝石资源优势,发展玉石雕刻加工产业,不仅成为当地居民就业、致富的重要渠道,也为国内珠宝行业更丰富的产品构成提供了重要补充。

  另外,还有以广东四会、平洲为代表的资源整合型特色产业基地。这些基地虽然没有玉石资源,但依靠人才、技术、基础设施、经营渠道的整合和资产重组,也形成了规模较大、享誉国内外的玉石雕刻加工和贸易基地。目前,四会玉器市场、平洲玉器市场、揭阳玉器市场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翡翠玉器市场,并形成各自优势。如揭阳阳美村拥有500多家翡翠加工和贸易企业,有1万多人从事翡翠加工贸易,并拥有3000多套先进的抛光机、雕刻机设备。因为拥有优越的原料进口基础,揭阳也是四大翡翠玉器集散地中产品品质最高端的市场。而平洲玉器街是著名的翡翠原料集散地,以经营玉手镯闻名,其翡翠毛料的年需求量超过3000吨,超过了全国翡翠毛料年需求量的一半。四会玉器街则是国内最大的翡翠加工基地,拥有玉器商铺800多家,加工厂300多家,从业人员近10万人,四会玉器以中低档产品为主,翡翠成品加工能力和价格在全国范围内有着价格优势。

  此外,还有以浙江诸暨、苏州相城为代表的淡水珍珠特色产业基地。这些地区是我国淡水珍珠产业崛起和发展的直接推动者,珍珠文化底蕴深厚,珍珠养殖技术成熟,珍珠贸易活跃。如浙江诸暨山下湖镇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淡水珍珠养殖、加工、交易中心之一,拥有珍珠首饰加工企业300多家,拥有阮仕、千足、佳丽、天使之泪等多个国内知名品牌。目前,诸暨珍珠年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73%、全国总产量的80%。产品远销美国、欧洲、日本、俄罗斯及东南亚各国。

  除了以上这些产业基地,国内还有以云南瑞丽、云南腾冲为代表的珠宝旅游型特色产业基地。这些地区依托良好的珠宝文化氛围,充分结合当地的旅游资源优势,形成了特色鲜明的珠宝旅游特色产业基地。还有广西梧州的人工宝石特色产业基地。在政府的大力扶持下,广西梧州拥有了一支庞大的人工宝石切磨加工队伍,规模达10万人。

 

  城市经济振兴与行业发展的双重风口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各地珠宝特色产业基地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和壮大,成为了城市经济振兴与行业发展的双重风口。产业基地的发展,离不开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政府引导与企业合力,利用当地的资源、传统工艺的优势及区位优势,通过建立产业集群形成规模经济,来提高产业的运作效率,从这个角度说,产业基地的出现和发展,一方面是地方政府经济导向下的产物,但另一方面,也是国内珠宝行业转型升级过程中的一个出口,它为珠宝行业的发展开创了转型升级的新局面,注入了新的动力。

  在政府与产业基地聚集企业的推动下,各地珠宝产业基地正在向深度延伸,打通上下游产业链需求整合发展,特别是引入互联信息、电子商务、现代物流及金融资本等产业配套营商体系,加强文化推广、品牌培育、创意研发、人才培养及公共服务等基础项目建设,推动产业向高附加值方向转型。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以产业基地为点,行业为面,在全国逐步打破传统粗放型的发展模式的制约。

  今天,在消费升级与产业转移的大背景下,产业基地的打造和建设已经成为诸多地方城市承接产业转移、重塑区域经济结构及提升产业竞争力的重要选择。特别是随着传统首饰生产制造基地要素成本上升、产业转型升级、产能外溢及供给侧去中心化趋势的兴起,中国黄金珠宝行业供给端的产业转移为各地方政府在传统的粗放发展模式之外,提供了产业兴城的新思路,对于很多具有一定产业基础和产业文化的城市,承接黄金珠宝产业转移,打造特色产业聚集地也成为了城市经济振兴的新风口。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