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评论>珠宝

北京黄金珠宝市场变迁记——从繁荣鼎盛到门可罗雀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19-11-13作者:蒋子清 胡晓铮


  9月21日至9月25日,记者走访了北京几大商圈的珠宝城和黄金珠宝专柜,发现往年“金九银十”的黄金珠宝市场却如秋叶飘零般甚是萧条,本该是黄金珠宝行业的销售旺季,却不见那些年在北京电视台各档新闻中我们经常能看到的北京黄金珠宝零售批发市场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景象。记者观察到,各柜台的黄金饰品琳琅满目,却鲜见来选购和进货的消费者和零售商。“来这买货的人还不如卖货的人多。”记者不禁感叹。

 

 

 

  整层搬迁 市场萧条

 

  位于北京西城区新街口附近的万特珠宝城,曾经是一个铺位会有好几家品牌来抢的珠宝城,但现在这栋地上四层、地下三层的珠宝城的三层和四层,目前已经是空无一人,店面全部撤走,只剩下破败的砖墙和脏乱的地砖。只有每个店面上面还未清理的品牌名称,仿佛在诉说着这里曾经的繁荣景象。“现在三楼四楼都没有了,有的商户去了二楼和一楼,更多的商户选择撤店离开了。”一位清理工人对记者说。当问到这里以后还会不会重新招商时,工人对记者说:“这里准备进行改造了,以后做什么并不清楚。”

  记者观察到,在万特珠宝城一层偌大的黄金首饰卖场,各大柜台前也是空空荡荡,有时三三两两的顾客只是稍作驻足,便又离去。位于商场二层的翡翠玉石专柜,则更是无人问津。由于顾客稀少,店员也都在无所事事地玩着手机。

  记者在位于北京西二环官园桥西北角的官园珠宝城也看到了类似的景象。官园珠宝城目前没有销售黄金珠宝的柜台,仅仅在二层和三层售卖翡翠、玉石、玛瑙等工艺品。当记者来到珠宝城的二层时,看到的也是一片荒凉景象,不少店面只有店员在柜台中百无聊赖地坐着,眼神也不会去关注楼层中的情况,仿佛他们早已经对这样的场景司空见惯。

  位于北京天坛公园东门外、毗邻北京红桥市场的天雅珠宝城,凭借地理位置的优越条件,相较其他珠宝城,顾客数量明显多了不少。每家品牌的柜台前都有三四位顾客或是在挑选自己喜欢的饰品,或是在与店员进行交流。这其中,还不乏许多外国顾客的身影。“这里挨着天坛和崇文门,旅游客人比较多,就靠他们给咱这儿攒点儿人气了,您周末过来看看吧,周末人会比现在多很多!”一位店员对记者说。

  在相对繁华的表象下,记者也发现,周大生、金龙珠宝、德诚珠宝等知名黄金珠宝品牌已搬迁,已没有店员留守,店铺内只有空空的柜台。在另一处,一间商铺的右边在卖珠宝首饰,商铺的左边则在卖保温杯和小的便当盒,这是记者在天雅珠宝城的一家商铺中看到的一幕。一边是珠宝首饰琳琅满目但是鲜有人问津,而另一边却摆出了在珠宝城中很少能看到的商品货架,货架上有各式各样的保温杯、便当盒等小商品,而顾客也更多聚集在货架的这一侧,一位顾客说:“我是来这里找卫生间的,顺便看到有这些小玩意儿,对于珠宝,我不懂,也不太感兴趣。”

  另外,在位于北四环惠新东桥东南角的北京国际珠宝交易中心,记者看到其中两家临街商铺已经不再经营珠宝首饰,而是变成了一家咖啡厅和一家便利店,其中也完全没有跟黄金珠宝相关的产品。

 

  租金太高 消费萎缩

 

  为什么在本该属于销售旺季的黄金珠宝行业,近期却出现了市场萎靡不振的情况呢?万特珠宝城一家商户的负责人刘琦(化名)表示,出现这一现象的原因,既有实体经营卖场出现的普遍问题,同时也有黄金珠宝行业的特殊性所带来的问题。

  “这儿租金实在太高了,又没什么人来买,久而久之越来越恶性循环,可不都得撤离了。”刘琦对记者说道。他跟记者算了一笔账:“你算算,这里过去一家商户店面光租金成本,一平方米40块钱1天,就算一个店面15平方米,一个月就是18000元的租金,还有其它杂七杂八的成本,租金太高了。而天雅珠宝城,刚入驻的商户一平方米仅仅六七块钱1天,随着年份增加最高15块钱一天封顶了,这比万特的少一倍还要少啊。”商户的“用脚投票”,让曾经辉煌一时的万特珠宝城如今陷入了十分尴尬的境地。而据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些撤离的商户,有的去了成本较低的珠宝城干起了批发,有的索性就转行,离开了这个行业。

  而消费群体的萎缩,则是黄金珠宝市场整体低迷不振的又一因素。在2013年4月,国际黄金价格出现了大跌情况,然而与此同时“中国大妈”一词应运而生。当时的“中国大妈”因为黄金价格的低迷大量购入黄金珠宝首饰等商品,甚至大有将国际金价力挽狂澜之势。然而现在,当年的“中国大妈”在年龄上有了增长,而新的消费群体,则对黄金珠宝和首饰显得不那么感冒。

  “现在过来看看珠宝首饰的,还是一些上了岁数的大妈大爷,年轻人真的很少。”一位在万特珠宝城地下经营珠宝首饰的商铺老板说,“现在的年轻人,对于这些黄金珠宝不像他们父母辈那么感兴趣了。结婚的时候,也都是买一些国际大品牌的钻戒作为信物,要不就是把钱留着做别用,久而久之,这个行业自然就冷清了。”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电商的兴起,实体卖场受到了很大冲击。当被问起黄金珠宝城是不是也受到互联网电商的影响时,这位商铺老板却表现出否定的态度:“目前黄金珠宝这一行的品牌化不像电脑、手机等生活用品,目前还处于大品牌小品牌共存的阶段。而在电商平台上,只有大的品牌才可以省去对外宣传,对外刷单等成本。像黄金珠宝这一行业,品牌众多,消费者买的也不是别的,是‘真金白银’所以相比较其它的生活用品,在售后上,运输上,以及鉴定上,都有不小的成本支出,开电商还不如走实体呢。”针对黄金珠宝市场出现的冷清情况,该商铺老板觉得与网络电商的冲击关联不大。更多的问题,还是出现在对于消费者的定位上。

 

  调整产能 亟待创新

 

  “不仅是北京,其实全国各地的珠宝首饰都不是特别好卖,主要是跟风生产,库存积压太厉害了,当务之急就是要把积压的产品尽快处理掉。”万特珠宝城地下商铺的负责人魏振翼(化名)对记者说,“前些年,‘中国大妈’这个群体火了一把,于是这些商家都跟着加量生产,以为黄金市场是一个庞大的市场,但结果现在年轻人很少来买,再加上经济下行,老人们也不把钱往这上面花,产品自然就积压下来了。”

  针对这种说法,记者也采访到了一位业内人士赵鹏(化名),他向记者展示了一张他微信朋友圈中的图片,记者看到图片中写到“因为业绩不好,各种对戒、项链、耳线、耳钉、手链、脚链、玉坠等饰品为清仓而做活动,全部超级便宜,四舍五入不要钱”等甩货字样。

  赵鹏称:“从2016年年底开始,整个市场上珠宝首饰积压的现象就已经出现了,这些年虽然有些改观,但是库存积压总体状况依旧不容乐观。”

  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今年9月,金银珠宝零售总额为205亿元,同比降低6.6%。继今年8月金银珠宝零售总额同比下降7.0%之后,再次出现超过五个百分点的下跌。与今年8月份金银珠宝零售总额212亿元的数据相比,9月份零售总额减少达近7亿元。据中国黄金协会发布的最新统计数据,2019年前三季度,全国黄金实际消费量为5768.31吨,与2018年同期相比下降9.58%。其中,黄金首饰消费量为523.25吨,同比下降2.90%。另外,黄金首饰在第三季度的消费量同比下降12.05%。此前中国黄金协会曾称,进入二季度以来黄金消费增长幅度已经开始放缓,黄金首饰消费市场去库存明显。

  据相关调查报告显示,当下,几乎全国各地都出现了黄金珠宝产品大量积压的现象。总体来看,受经济下行压力增大、黄金价格较高等因素的影响,全国黄金消费呈现疲软态势,整个黄金珠宝行业陷入了产能过剩、同质化严重的困境。

  在谈到未来的发展时,万特珠宝城的两位商铺负责人均表示,需要尽快解决黄金珠宝行业产能过剩的问题,在产品设计上要亟待创新,多加入时尚设计元素,在销售渠道上要多多利用新媒体宣传的力量,让当下的青年人群体逐渐了解并喜欢上黄金珠宝产品,这样这一行业才有出路。目前,中国黄金、上海豫园等传统黄金零售商已经通过不断创新珠宝首饰的设计,使其金饰销量保持了一定增长。“每个行业都有高潮有低谷,这两年不好干,慢慢等待吧!”他们如是说。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