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评论>矿业

道阻且长,矿业新技术推进非一日之功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19-12-10作者:毕雁飞


  12月6日,自然资源部对《矿产资源节约和综合利用先进适用技术目录(2019版)》进行公示。这次公示内容共有360项技术,包括109项新技术、251项老技术;在八个类别中,稀有贵金属28项,含老技术23项目,新技术5项。

  在这个矿业领域新技术不断涌现的时代里,矿业行业生产力不断提升,加快了我国现代化建设的步伐,但也存在着不少问题。例如,黄金矿山规模小,大型设备无法使用,尾矿堆浸效率低等等。

  技术创新不是一日之功,而是源于十几年乃至几十年的潜心钻研。技术应用同样不在朝夕之间,而是源自勇于实践、敢于挑战的矿业人精神。这些矿业人经过不断打磨,最终克服困难,将技术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技术适用性有限

  辽宁排山楼黄金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的氰根在线检测分析技术作为一项新技术被列入这次的目录中。据排山楼公司选矿厂副厂长刘英驰介绍,氰根在线检测分析技术于2016年10月在排山楼金矿选矿厂首次上线,同时这也是黄金矿山使用的第一套氰根在线检测分析设备。这台新的检测设备让排山楼告别了人工检测的历史,实现了依靠设备系统实现取样、检测、建模、分析的自动化、智能化目标,并最终得出更加精确的结果。

  “在使用这套系统设备之前,我们一直使用人工检测方式,依靠检测员的肉眼来识别滤液浓度。”刘英驰说。然而,这套设备并没有被矿业行业大规模使用,大多数矿山依旧使用人工氰根检测。

  “并不是每一家企业都对滤液浓度精准性有着较高要求。而且,新设备的价格对于一些中小矿山企业来说,颇有压力。”刘驰英说,“这套设备需要在已经实现基础智能化建设的前提下再加入生产行列。也就是说,该技术的应用需要智能化的整体性运行,单个设备的购入并无法实现智能化作业。”

  新技术的投入和智能化技术的整体应用,是很多中小型矿山企业当下尚无法做到的。

  在中国黄金集团夹皮沟矿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谢晓亮看来,矿山企业在技术使用上大同小异。“矿山企业自主研发的技术,通常是在原有技术的基础上进行革新,使其变成更适合企业现行系统的新技术。因此,这样的技术具有局限性,换一家企业未必适用。”谢晓亮说。

  很多老技术通常是时代的产物,是行业在一段时期内发展的基石。谢晓亮说:“在采矿工艺历史上,使用过空场法、横撑支柱、填孔留矿、充填法等采矿技术。类似这样的技术,可以使用十几年乃至几十年。它们适应了时代的需要,即从安全角度的需要、从经济指标的需要、从现场的实际需要,不断被革新。”

  很多革新技术其实并没有被列入这次公示的目录中。或许它们不是最先进、最通用的,但却是对自主研发企业自身最适合的技术。这些技术也算得上在业内受鼓励、学习和提倡的创新技术。

  地质条件是一道坎儿

  上世纪末,在农业领域,很多专家提出,我国要学习美国的农业种植技术,推广大面积种植,采用机械化作业,解放以往那种‘精耕细作’的种植模式。然而,这个构想到今天也并没有全面实现。

  我国农业实现了机械化开垦、种植、收割,但是可供机械化作业的土地面积并不多,因为我国平原地形仅占国土面积的12%。对此,农业部的目标是:在2020年全程机械化推广面积占比超30%。

  我国自古以来的第一产业农业尚且如此,更何况是我国的矿业发展呢?

  自然资源部自然资源开发利用司提供的2019年矿山开发统计数据显示,我国登记的矿山总数为35411座(不含油气),其中大中型矿山1364座,仅占总矿山数的3.8%。

  北京科技大学矿业研究所所长胡乃联在采访中指出,我国的矿产资源现状严重制约着机械化作业的发展,“我国的矿产资源存在一个根本上的问题,那就是矿体破碎、规模小。”

  同时,胡乃联表示,矿体破碎、规模小的现状,导致了我国矿权分割,其结果是:在同一条大矿脉里,矿权会被分割成多份,由多家单位同时开采。

  显而易见,一个个的小矿权就如同一家家“小农户”,他们“各种各的地”。“想要机械化,那就必须矿权整合。”胡乃联说。

  中国贸促会冶金行业分会普红说,我国矿产资源具有贫矿多、富矿少,难选矿多、易选矿少,共生矿多、单一矿少的特点,同时国内综合利用较好的国有矿山仅占30%左右,部分进行综合利用的国有矿山为25%左右,完全没有进行综合利用的占45%。

  当前,地质条件的限制仍然是迈不过去的一道坎,无疑提高了对技术开发的要求与难度。

  新科技研发期漫长难上线

  《技术目录2019》新加入的备注项中,将每一项技术标注了“新技术”或“老技术”。很多人对新老技术的划定有所疑惑。

  自然资源部矿产资源保护监督司调研员尹仲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以“撤销国土资源部等部委,组建自然资源部”为时间节点,将原国土资源部时期录入《技术目录》的技术进行重新评估后再次选入的技术称为老技术,将自然资源部组建以后申报录入的技术,称为新技术,此备注并不代表技术本身的新旧。

  那么究竟什么是新技术?“新技术得是经过长时间攻坚研究之后研发出的新东西,而目录中的新技术大多都是些改进、翻新,并没有实现突破,没有实现从无到有。”北京矿冶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研究员、贵金属方向首席专家贺政说:“以浮选药剂为例,想要研发出一种在工业上实现工业化应用,超过、代替以往产品的新药剂,起码需要20年时间。”

  贺政表示,我国当今的矿业行业有很多技术依旧沿用上世纪90年代之前所创造的技术,而真正的新技术寥寥无几。

  “当今行业更多地将视角聚焦在技术的应用方面,因而进行工艺改进、流程创新的情况较多,但是真正的研究者却少了。”贺政说:“没有新技术是因为很多人没有精力、没有状态,不愿意沉下心来花20年的时间去做这件事。同时,这样的研究也需要国家或是社会资本的长期投入。”

  在另一方面,技术经过漫长的时间研发出之后,想要实现真正的工业化应用,也会面临诸多难题。

  贺政表示,新技术的风险性很大,“像上世纪90年代,我们研究出的氯化浸出,就没有一个单位敢用。没有先例、没有样板,更多的企业就会顾虑,采取观望态度。”

  “但是这事儿搁我,我也不找最先进的技术,而会去找最成熟的来用,这样更有保障。”贺政说:“新技术研发时间长,而研发出来之后,敢不敢上又是另一回事了。”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