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矿业>人物

铁军主帅

穆索诺伊总经理张兴勋的非洲征途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19-08-27作者:赖吉辉


  有人问,“新时代的紫金精神”是什么?在一批外派职工的身上,仿佛寻找到了答案。张兴勋便是其中的一位。他是紫金矿业海外穆索诺伊公司的总经理,为保证项目全面投产,他在非洲工作一待就是两年。他负责的湿法项目建设跑出了“紫金速度”,树立起公司海外建设的标杆。

 

  车曳着黄尘,在凹凸不平的土路上颠簸。30多个小时的漫长旅途,跨越大半个地球,紫金矿业旗下海外企业穆索诺伊矿业简易股份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张兴勋终于踏上了刚果(金)的土地上。

  车窗外,天青如洗,低矮的茅草房下,三三两两地蹲坐着慵闲的黝黑肤色妇孺……从中国到非洲腹地,跨文明的异国风情并未给张兴勋带来太多的新奇感。面对这片充满希望而又笼罩着“阴霾”的土地,对陌生环境、未知事物的本能敬畏和建功立业的强烈愿望交织在一起,令他久久不能平静。

  即便曾经走上过“天路”、征服过雪山,但张兴勋明白,相比过去驻藏8年的外派生涯,这一次的征途必将更加艰辛。

  他更加明白,非洲作为集团国际化的重要投资地,聚焦着全球市场、舆论的目光,公司向他托付的是沉甸甸的信任和期待,他不能有退路!

  时间是最好的见证者:从2018年1月进非,一年半时间里,张兴勋90%的时间待在现场,最长在非洲连续工作260天。

  时间也必将向奋斗者慷慨馈赠:在科卢韦齐二期铜钴回收项目9个月试投产、4个月后打通全部流程的奇迹中,张兴勋发挥了主力军的作用!

 

 

 

  初到刚果(金)

 

  3月的刚果(金)笼罩在潮湿闷热的雨季中。

  按照工作分配,除了分管湿法项目建设,张兴勋还承担与自身专业知识差异的浮选、火法冶炼生产。

  他已经负责过3个湿法冶金建设项目,凭借20多年的丰富工作经验,似乎一切驾轻就熟、按部就班。

  但一项从总部来的重大决议打破了这片宁静。

  2018年3月23日,集团董事会基于对国内外市场机遇变化的重大判断,在反复论证的基础上,提出:加快穆索诺伊二期铜钴资源综合回收利用项目,建设周期12个月,建成后年产铜金属5万吨、钴金属3000吨……

  矛盾在于:此前的准备工作中,设计单位一直是按照2.5万吨设计撰写可研报告。他们首先“发难”:

  “将设计规模扩大一倍至5万吨,这意味着设计工作直接跳过2.5万吨设计、5万吨的可研和初步设计三个阶段,设计并非一蹴而就,中间需要解决很多问题!”北矿院设计主要负责人说。

  想,都是问题,做,才是答案!

  次日,穆索诺伊便迅速举行动工仪式,铆足了劲拉开项目建设大干、快干的帷幕。

  但公司计划调整,依然让一些人缓不过神来,设计推进进度缓慢。

  4月的一天,回国休假的张兴勋,接到时任穆索诺伊公司总经理阙朝阳的电话,要求他择机到北京与北矿院讨论技术细节。

  尽管此时张兴勋刚从春节的值守岗上下来回国与亲人团聚,而且设计工作并非自己分管,但他清楚时间对项目而言意味着什么。

  次日,张兴勋便带了两名技术骨干北上。

  “浸出采用焦亚硫酸钠取代液体SO2,电积厂房高度设计到16.5米,萃余液隔油槽设计操作平台加高2.3米……”矿冶院冶金研究所副所长谢洪珍回忆讨论的细节。

  她说,张兴勋从总图布置、设备、工艺、药剂,甚至精确到厂房的高度等都与设计员们进行了讨论,合理而又坚决地要求对方按照时间节点提交各类设计文书。

  这场讨论持续数天,一坐就是一整天,饿了叫外卖,边吃边讨论。凭借过硬的专业技术能力,张兴勋颇有“舌战群儒”的底气。

  “与十几名设计员进行激烈‘舌战’,争论到关键环节时双方都面红耳赤,最终‘谈判’胜利,促使北矿院同意抽调人员保障公司项目设计进度,避免了后续设计返工。”穆索诺伊湿法厂厂长康锦程回忆道。

 

  创造非洲多项纪录

 

  工作朝着积极的方向推进,极大地鼓舞了穆索诺伊公司管理层的士气。

  2018年5月19日,张兴勋在周工作会议上传达公司决议,强调要按照阙朝阳要求的在年底建成投产,2019年3月底出产品的目标。

  “足足缩短3个月,怎么可能!”在场的设计院、供应商、物流商、协作商一时惊呼。

  而此时,项目仅仅完成平基工程和大型主体设备招投标等前期工作。

  376项设备、1616项材料、1630车、5万多吨货物……望着这串材料清单,物流部副经理郑凯头皮发麻。

  要在12月底投料试产,这意味着所有物资要在10月份前到位,而物资基本从中国采购,面对非洲地区陆运能力不足、台风季、路经部分国家局势不稳定、刚果(金)大选封关等诸多不确定因素,每个人都深感压力。

  2018年5月,项目由平基转入建设,物流滞后的问题逐步暴露:

  按往常,公司物资在中国采购后一般要海运2个月至南非,再陆运1个月至刚果(金),如遇台风季节等影响,耗时将更长。当地中资企业及西方企业对此习以为常,却无能为力。

  “物流速度决定项目成败!”阙朝阳和经营班子意识到这是问题的关键。

  他统筹,由张卿分管,张兴勋协助,紧盯设备选型、材料审核,招投标、集港装船、清关办理、货到验收等各个环节,专人逐一跟踪和落实,甚至具体到物资跟踪到船、到舱位、到每辆运输车,做到每日更新汇总,务求精准把控。

  曙光在一连串的“破纪录”中升腾:

  集港15天,装船3天,一次包船发运3万吨物资,创造最快集港、最优发运纪录!

  凤凰松号货轮在五天内装货发运完毕,创造非洲海运码头最快转港装货的纪录!

  从赞比亚-刚果金边境排队到项目现场34个小时,创造最快清关入境纪录!

  由南非购买的树脂,在8天内穿越3000公里,抵到项目现场,创造最快到场纪录!

  ……

  12月26日,穆索诺伊二期铜钴回收项目投料试产,创中资在刚果(金)矿山建设纪录!

  至此,项目主体工程全部落成,望着拔地而起的崭新厂房,张兴勋感到陌生又熟悉。

  陌生是因为对于这片原始的土地而言,这一切都是新的。

  而在这一年中,他一头扎在现场,按照“安全-质量-速度-成本”优先级控制思路,小到一个数据优化、大到施工管理,每一样他都想了一遍又一遍,这一切他又怎么能不熟悉呢?

  那一刻,很多人雀跃了,有人说,张总,庆祝一下吧。

  张兴勋疲惫地摇头一笑,他心里明白,离全面投产还要攻城拔寨,还远不到鸣金收兵的时候。

 

  “真是一支铁军”

 

  又一年雨季如约而来。

  2019年1月,刚果(金)瓢泼大雨几乎每天都来“打卡”,极大地影响了项目最关键工程萃取槽的施工。

  此时,离计划出铜时间不到两个月,但中国春节也已不足月,施工队一些中方员工早已归心似箭。

  有施工队负责人找到张兴勋讨价还价:我不要奖金,我会尽量安排工人加班加点。

  人非草木,张兴勋深深地理解这群跟自已一样,远离故国的游子那份对故土的那份思念。

  但离全面投产时间已经非常紧迫,而且原计划工期已因材料晚到、乙方施工人员不足等问题,项目进度已明显滞后。

  他咬咬牙、狠下心向施工方下了“死命令”。

  “当时大部分人都觉得难以按计划竣工,很多人认为既然完不成,干脆让大家回去过年,但张总对计划建成投产的目标和时间节点非常坚定。”康锦程说。

  张兴勋忽然发现,过去同吃同住同劳动、红完脸还能一起讲“段子”的施工队长一夜之间变得“古怪”起来,有时,明明远远地看见他们迎面走来,一转眼却没了人影。

  “这是躲着咱呢!”张兴勋心里一声苦笑。

  夜深了,望着窗外的大雨,不经意间划过一道闪电,映出满是雨水的世界,令张兴勋再一次陷入深深的焦虑中:“如果雨再这么一直下着,那么全面投产日期将会被迫推迟。”

  他决定抽调公司一线人员增援乙方施工。

  次日,张兴勋召开协调会,从各生产厂和生产保障部门抽调30多人,组成突击队,与湿法厂人员一道加班加点赶工期,现场最多的时候有500多名中方人员一同施工……

  2019年2月4日,利用中午休息的时间,张兴勋打开微信,与家人视频,此时正是除夕之夜,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了女儿的质问声,“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

  他事先没做好心理准备,搪塞了一句:“等你开学我就回来了”,便匆匆挂了电话,一股酸涩涌上心头。

  是啊,一万里路云和月,6个小时时差,忙起来的时候,通话都要靠运气。

  彼时,与张兴勋坚守在一起的,还有300多名中方人员,拼命工作、劳动才能让他们暂时忘却乡愁。

  那段时间,张兴勋每天坚持从上午7点工作到晚上10点。

  “张总连续9个月奋战在建设一线,并且连续两年春节留守,是所有参建人员上班时间最长的。”康锦程说。

  2个月过去了,萃取系统最终在3月23日顺利完成。

  躲着张兴勋的施工队长此时主动走了过来,竖起大拇指说:“真是一支铁军!”

 

  投产前夜突来变故

 

  在所有人都轻装准备好迎接最后荣光的时刻,戏剧性的一幕在投产的前夜发生。

  2019年3月24日晚零点左右,科卢韦齐市发生大规模停电事故,原计划次日全面投产的计划,不得不被迫叫停。

  “万里长征就差最后一步,我心有不甘!”张兴勋回忆起当时的心情说。

  在与省市政府和刚果(金)南方电网公司联系后,穆索诺伊公司派出挖掘机、吊车等大型设备参与抢修。

  火急火燎的张兴勋深一脚、浅一脚赶到现场“督战”,发现问题比想象中的严重,电力部门根本没有充足的人力和物力按照允诺的10天时间完成抢修。

  张兴勋决定与南方电网公司进行再次沟通,连夜完成设计并征得电网公司技术人员同意后,以我方为主导施工,使原计划耗时15天至20天的抢修工作,在10天内完成,提前一个星期恢复生产。

  投产再一次进入倒计时,可张兴勋却患了疟疾,但他悄悄“隐瞒”了此事,“偷偷”地把医生请到宿舍打针开药,坚持在一线盯指标……

  2019年4月15日,穆索诺伊第一块阴极铜板缓缓下线,铜板尺寸规正、表面锃亮、质量合格,铜钴回收项目的各项指标均优于刚果(金)其他运行多年的铜钴湿法冶炼厂。

  首批330吨阴极铜陆续出槽,标志着公司5万吨产能二期湿法生产系统全部打通,正式迈入年产十万吨级大型铜矿行列。

  消息通过视频连线飞回中国总部,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总裁蓝福生向驻刚全体职工表示祝贺:穆索诺伊公司在非洲大陆书写了一次又一次的奇迹,跑出了“紫金速度”,彰显了“紫金技术”,弘扬了“紫金文化”,为紫金矿业集团国际化运营、政府和社区及员工协调发展作出了表率……

  历经了雨水里冲、汗水里浸、苦水里泡,此时,已是穆索诺伊公司总经理的张兴勋承担了新使命。

  他计划进行K矿低品位矿石堆浸试验,把紫金矿业的低品位堆浸技术运用到科卢韦齐项目,提高资源利用率,延长矿山服务年限。

  新的征程刚刚开始,他的故事还在继续……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