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矿业>人物

想赶时髦,却每天与荒野为伍

记中金地质副总工程师肖红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19-08-21作者:马春红


  “我年轻的时候赶时髦,一心想学计算机这类新东西,还想逃离农村去大城市工作。”

  很难想象,这句话出自一个常年风吹日晒,饥一顿饱一顿的地质探矿“老兵”口中。身材精瘦、肤色黝黑的中国黄金集团地质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肖红虽然被评选为中国黄金集团的黄金榜样,但他认为他一点都不崇高,只是习惯了常年奔走的地质工作。

  “我都是老同志了,不需要这些荣誉,这些机会还是多用来鼓励年轻人吧。”面对荣誉,他总是习惯躲在背后。

 

在野外工作中的肖红(右)

 

  “我就是个找矿的”

 

  2014年,肖红刚刚换工作来到中金地质,就被派往遥远的刚果(布)索瑞米项目。脚落地的那一刻起,“下马威”就来了:高温、酷暑、毒蛇、疟疾、地形复杂、社会不稳定等打得人措手不及。

  “这个地方探矿权范围大,高草植被,根本没有道路,人没法走。”每天肖红都要在当地人带领下,拿着一把砍刀,走一步砍一刀草,摸索着前行。

  在这种环境下,2014年至2016年的三年间,肖红带着几个小伙伴每天工作16个小时左右,攻破了很多技术难题,优化了施工方案,仅在帕拉班达(Palabanda)矿区就探获矿石量24.48万吨,铜平均品位3.80%,铜金属量9308吨。

  时间转到2018年,没有停歇脚步的肖红又被派往吉尔吉斯斯坦,这回的“下马威”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因为矿山处在基建状态,也没法提供太多支持,我们就跟其他人挤在一个6米长的集装箱里,度过了那里的寒冬。”

  那不是太辛苦了吗?面对记者的提问,肖红反应很平淡,似乎艰难困苦是地质人的标配。

  但其实,肖红团队应对的是缺水、缺电、无网、无信号、无后勤保障,平均海拔近3500米的无人区。每个人都要冒着零下30度的严寒,克服勘查区严重缺氧的高原环境带来的头疼失眠、行走困难、胸闷甚至呕吐等高原反应,几天不能洗脸,馕、饼干、方便面成了家常便饭……

  最终肖红项目组以最短的时间完成了1.8千米勘探线剖面测量、1718.9米钻探施工管理及编录,5000余立方米槽探施工和编录和采集样品2635件,保质保量的完成了全部设计工作,工作周期比预计的提前了半个月。

 

  一场美丽的意外

 

  走遍祖国的大好山河,看遍各地风俗人情,用双脚丈量大地,在鲜有人知的地方烙上自己的脚印。戈壁草原、原始深林、悬崖峭壁、雪山深谷、放马牧羊、草长莺飞……

  这是地质工作的真实情况吗?似乎太浪漫了些。现实中的他们是罗盘、锤子、放大镜“三大件”不离手,每天走到鞋底磨穿,远看以为是个野人……

  在地质行业干了30多年的肖红,一开始并没有想过干这行,一切源于高考的美丽意外。

  “我当年高考填志愿的时候没有填地质,是被调剂过去的。”肖红出身农村,还处在懵懂状态的他一心想要逃离农村,去往大城市做点时髦的行当。

  农村人,目睹了父亲教书育人的辛苦,肖红在决定人生方向的志愿表上填下:“除了教育类、农业类有关的不同意调剂,都可以。”

  结果,肖红在野外干了几十年,每天的工作条件还不如农村。

  如果生命再来一回,你还会干地质工作吗?

  “现在我还是喜欢在野外跑,在办公室待时间长了,就觉得要去多跑一跑。没那么崇高,也没那么多想法,就是习惯了地质工作。”和记者聊完,肖红再次踏上了征程,从贵州锦丰矿区赶往贵阳,继续奔波在荒野,为地质找矿事业拼搏。

 

  “搞地质要有良心”

 

  网络上有句流行语叫做“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含有调侃、指责等意思。

  “良心”这个词儿对肖红来说就异常重要。“搞地质必须要有良心,没良心干不好。”他给记者举例子:“比如在野外探矿的时候,需要爬各种各样的大山头,你是不是真的要穿过去呢,其实不穿过去也没人知道,这个都不是硬性的,就需要凭个人自觉。”

  肖红给自己的工作信条里,篆刻着“责任”二字。“不能抱着‘哎呀,这座山太高了,算了吧’的想头。”他认为,虽然地质工作做得多细致、多突出,别人可能永远也不知道,但负责任是地质工作者的必修课。

  或许正是因为太有责任感,肖红错过了很多人生的重要时刻。

  今年2月,远在贵州野外的他,接到家中传来的噩耗,80多岁的老父亲因病去世,他没能见上最后一面,这给他留下了深深遗憾。

  其实这次采访,记者与肖红的对话中,重复最多的就是:“您能听得见吗?”“肖总您刚才说什么,手机信号不好。”

  类似的“失联”状况,在肖红和家人之间已成为常态。而这份常态就是淡泊、朴实、无私又富有拼搏精神的老地质人——肖红的工作写照。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