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矿业>人物

迎风斗雪保生产——哈图金矿员工抗击暴风雪恢复生产纪实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19-01-16作者:赵金萍


风雪中的抢修。

 

  西部黄金克拉玛依哈图金矿有限责任公司位于新疆西北部塔城地区托里县境内,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老风口,常年经受极端恶劣气候条件的考验。前不久,受来自于西伯利亚的极强冷空气的影响,在短短一周之内,两场13级以上的风交雪,先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了哈图。狂风暴雪一度让哈图金矿陷入停水、停电、停暖和通信中断的困境中,矿区生产和生活受到严重影响。

  在如此恶劣的天气情况下,企业各族员工凭着坚强的意志,再次用行动践行了“坚韧、团结、奋发”的企业精神,谱写出一曲曲战天斗地迎风雪、竭尽全力保生产的壮丽凯歌。

 

  风雪来袭,矿区“三停一断”

  2018年11月24日晚,风雪渐起,并越来越大。多年来习惯了这种天气的哈图人对此早有预案,各项应对工作有条不紊、紧锣密鼓地进行着,矿区领导、各个相关生产单位的管理人员和技术队伍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应对突发状况。

  为防止发生停电事故,当天夜里11点,辅助车间副主任努尔·热依木、电器技术员李继华与电工黄波一起前往新变电所值班。此时风雪已经进一步升级。弥漫的风雪很快阻挡了视线,让人抬不起头、睁不开眼,雪粒无情地扑打到脸上、身上,瞬间就让人感到冰冷刺骨。他们3人手挽手,在能见度几乎为零的路上你拉我拽,顶着风雪艰难地摸索向前。两公里的路走了两个多小时。

  到达变电所后,他们赶紧检查各供电线路,果然发现了问题:一路供氰化的高压分机线和负责锅炉房及齐求Ⅱ供电的792线路不正常。如果不及时处理,可能会影响到井下抽水,存在淹井的风险甚至导致其他线路跳闸。他们果断地将问题线路切换到备用线路上。凌晨4点多,负责生活区、生物氧化和泵站的老变电所跳闸了。他们想要立刻赶去抢修,但因当时风雪太大(事后,据气象部门报道,这是2000年以来最大的一次暴风雪),人根本无法出门。出于安全的考虑,他们只能焦急地等待。

  屋漏偏逢连夜雨。停电后不久,中国移动的铁塔设备也在暴风雪中败下阵来,通讯信号随即中断。因无法联系到水源地的泵站,水停了;因水供应不上,锅炉房的暖气也被迫停了下来。

 

  冶炼受困,洗涤、氧化吃紧

  冶炼厂房内,生产班组在副主任成义有条不紊地指挥和安排下,按照《冶炼厂暴风雪天气应急预案》严格操作,员工小夜班连大夜班,继续坚守岗位,值班电工、钳工与生产班长随时巡查各岗位,确保生产设备正常。由于停电和停暖,使冶炼厂陷入停顿。

  紧急时刻,无论如何,要确保浓密机正常运转。成义迅速安排班组长和钳工赶往洗涤岗位,同3名操作工一起轮流手动旋转沉重的浓密机盘子,以防止耙子压死。几个人轮番上阵,一刻不敢停歇。这是个耗体力的活,时间一长,手臂酸痛不已。他们每个人都脱下厚重的外套,但汗水仍然从脸上不断往下淌。

  早晨8点左右,冶炼厂电力恢复正常。初步检查,风雪导致厂房外的管路冻结,致使生物氧化槽里的细菌休眠,这将影响公司全年生产任务的完成。所以,必须尽快恢复水、暖的供应。于是,在辅助车间开始抢修的同时,冶炼厂生产班各族员工抓紧时间烘烤室外工艺管路,辅助车间部分钳工也赶去烘烤尾矿库的管线。

 

  风弱间隔,电工钳工出击

  风雪减弱下来一些后,户外的水电抢修便立即开始。中午12点,各路人马陆续顶着零下20多摄氏度的低温和5级左右的寒风奔赴各个现场,查找故障、紧急修复。

  通往水源地的路早已被大雪封得严严实实。辅助车间钳工艾同祥与尚新民第一时间骑上摩托赶往7公里外的水源地。山路崎岖,两人顶着刺骨的寒风,磕磕绊绊地顺着雪路前行,一路上不知摔了多少跤。即使两人都裹得严严实实,脸还是被冻得脱了皮。他们忍着疼痛坚持到达水源地启动水泵。随后铲车出动,用了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终于疏通了通往水源地的道路。供水正常后,供暖也随之启动。

  另一波电工和钳工则顶着冰凉刺骨的寒风巡查电力线路,紧急抢修被风刮断的电线或瓷瓶。辅助车间的李继华,身系安全带,稳稳地站在高高的电线杆上,一个个松下或上紧螺丝,更换刮断的绝缘子。等他下来,才发现手腕已经被冻伤了。面对同事的关切和“责怪”,他只是憨厚地说了句:“换人耽误时间,尽快修完才好。”辅助车间主任刘树东感慨地说:“我站在地上,都冻得受不了。他在杆上坚持了一个多小时。寒风里,为了方便工作他只戴着一双线手套,手腕露在外面。”

 

  暴风雪再袭,从容应对

  下午,其他车间、部室的各族员工清除了路面积雪,确保各条道路通畅。信息中心的林长旭冒着风雪抢修了通讯线路,但是暖气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常温度。此时,新的暴风雪蓝色预警接踵而来。

  有了之前的经验,面对第二场暴风雪,各单位都信心满满、从容不迫。为确保万无一失,辅助车间提前安排两名电工和两名钳工到新、老变电所值班,随时应对突发情况。冶炼厂为各岗位配备新的对讲机和矿灯,封堵加固了门窗,疏通放空了部分管线,同时再次强调了岗位员工的安全注意事项,并增加了电工值班人员。

  果然,2018年11月30日晚11点,更大级别的暴风雪再次光临了哈图。大到什么程度?山下几十公里外的克拉玛依市,为解救路上被暴风雪困住的12名司机和乘客,出动了4辆单车重量9.5吨的重型装甲车。克拉玛依海拔仅300多米左右,暴风雪的严重程度尚且如此,海拔1300多米、地处上风头山口的哈图金矿的状况不言而喻。

  即使做好了各种应对准备,小问题还是时时出现。新变电所因电压不稳而多次跳闸。值班的电工宋国凯与钳工热合木在每次跳闸后,都需要从35千伏的配电室到6千伏的配电室来回切换开关。短短三四十米的距离,他们出去一次浑身上下就会被风雪刮透,整个人瞬间变成“雪人”,而且变电所的门在风的阻力下扣得很紧,两人合力才能将门拉开。

  在冶炼厂,主任苟永乐带领值班长王彪,与电工徐文举、努尔兰别克和钳工向飞组成巡逻队,冒着风雪到不同的岗位上巡查。他们每个人浑身上下都灌满了雪,衣服都冻得硬邦邦的。室外的路灯在白皑皑的风雪中幻化成隐隐的昏黄光晕,根本看不到路,他们只能凭着平时对厂区的印象摸索前行。因电压不稳,设备多次跳闸。再磨工恩特马克三番五次地冒着风雪从再磨厂房赶往浓密机厂房合闸。即使屏住呼吸、捂着头脸穿行,他的脖子和脸依旧被冻伤了。

  第二次暴风雪持续了近两天时间,最低气温达零下30多摄氏度,瞬时风力15级。虽然这两次暴风雪一次比一次更猛烈,但哈图金矿上下一心、应对得当,将损失降到了最低限度。风雪过后,除了生物氧化细菌的活性受到影响以外,其余一切安好。历经锤炼的哈图人以超凡的凝聚力和责任感又一次在应对恶劣气候的战斗中取得了胜利。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