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矿业>国际

亚马逊淘金热

--巴西努力应对热带雨林中的非法采矿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21-02-01作者:林永飞


  2019年9月12日,世界黄金协会发布《负责任黄金开采原则》,为消费者、投资者和下游黄金行业供应链明确了什么构成了负责任黄金开采,以更好应对黄金开采行业关键的环境、社会和治理问题。

 

  坚持强有力的环境、社会和治理原则应该是任何负责任的金矿企业的关键组成部分,也在也得到了了行业主流的认同,并进行实践。

 

  然而,黄金开采过程中,从全球看,一些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在非洲和拉丁美洲,一些非法采金仍然存在,不仅破坏了当地环境,也让社会加深了对黄金开采的固有偏见。本文介绍的就是巴西亚马逊雨林里的非法黄金开采。

 

  2020年末,当巴西军用直升机盘旋在亚马逊帕拉州的迈库鲁生物保护区上空时,他们发现了一个非法采矿作业点,其规模令人惊讶。他们发现这处矿点有提取黄金的机械设备,还有在雨林中建设的直升机场。

 

  “这里只能通过飞机到达。因此,要在那里开矿首先需要建造一个简易机场,通过飞机运输。”港口城市桑塔雷姆的联邦警察局长盖齐瓦尔多·瓦斯康塞洛斯(Gecivaldo Vasconcelos)说,“这需要投资,且投资规模不会小。”

 

亚马逊雨林里的非法采金者

 

  上世纪80年代,在巴西军事独裁统治即将结束之际,亚马逊地区迎来一场淘金热,吸引了成千上万的穷人在一个巨大的露天矿坑里用铁锹挖矿。在亚马逊雨林的命运首次成为全球关注的问题之际,采用中世纪方式进行的自发非法采矿和肆意破坏雨林留下的景象震惊了世界。

 

  30年后,非法采矿者又一次涌向亚马逊,他们有着同样的快速致富想法。但这次他们也带来了新的重型机械和金融知识。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贵金属价格飙升,亚马逊的黄金生产也随之飙升。大部分黄金出口到西方国家,包括英国、美国和加拿大。大片本应受到保护的土地正在被夷为平地,以便为提取金属的现代设备让路。据巴西环保署称,仅2019年一年,就有相当于1万多个足球场大小的雨林被非法采矿破坏,比2018年增长了23%。

 

  矿山使用汞加工黄金,汞随后渗入土壤和河流,污染当地农产品,影响当地社区,据联邦检察官称,一些人抱怨这会引起一系列可怕疾病,包括妇女流产增加。

 

  非法采矿也带来了暴力。巴西亚马逊地区的几个土著部落经常受到矿工的威胁,这些矿工经常携带武器,有时为有组织犯罪团伙工作。警察说,这里谋杀很常见。

 

  国家边界也不能遏制暴力的延续。联邦警察说,巴西的犯罪集团与委内瑞拉关系密切,联合国和一些非政府机构称,委内瑞拉南部的一个矿区以有组织犯罪为主,这里强迫劳动很常见。

 

  这些“冲突黄金”大部分是经由哥伦比亚从委内瑞拉运出来的,但也有很多是走私到巴西亚马逊地区的,在那里可以很容易地被加工出售,最终从圣保罗出口到全球。

 

  “非法黄金带来的风险是,这些收益可能被用来促进更多的非法行为,包括毒品和武器贩运,甚至恐怖主义。如果我们不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将输掉这场战争。”巴西国家矿业局局长爱德华多·勒昂说。

 

巴西执法部门摧毁非法采金者的帐篷

 

  巴西警方最近展开了一系列行动,旨在铲除非法采矿者、跨境走私路线以及允许非法黄金进入全球金融体系的洗钱服务。在迈库鲁(Maicuru)保护区的突袭行动是一次军警联合行动,警方炸毁了机场跑道,这是亚马逊地区当局一连串行动之一。

 

  前一段时间,60名联邦警察对一个跨境犯罪组织的成员发出了18份逮捕令,当局指控该组织在委内瑞拉、巴西和圭亚那之间走私了数千万美元的黄金和现金。

 

  但随着警界斗争开始升温,执法部门的胜利似乎还远未确定。“由于缺乏法律和监管,我们的工作就像试图阻止冰融化。”桑塔雷姆的联邦检察官保罗·德塔索说。

 

  德塔索和他的同事是一个调查小组,他们正在努力控制环境犯罪的急剧上升。为数不多的当地警察的执法能力被广阔、荒凉的地形所吞没,自博尔索纳罗就任总统以来,他们一直缺乏资金,人手匮乏。

 

  伊巴玛的一名武装特工每天都和森林深处的金矿开采者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他说:“这正变得越来越危险,我们看到迫在眉睫的重大冲突。”

 

  对价格的Covid效应

 

  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导致金价飙升以来,巴西的黄金产量和出口都有所增加。巴西经济部的数据显示,2020年1月至9月,巴西出口了近34亿美元黄金,大致相当于2019年黄金出口总额。2020年1至9月的出口比2018年同期增长60%。

 

  巴西每年生产约100吨黄金,其中约35吨来自小规模矿业公司,他们拥有在亚马逊有限地区勘探的许可证。

 

  但在亚马逊地区非法开采的黄金经常被洗劫一空,最终以这种官方批准的产量收场,或者走私到委内瑞拉和圭亚那边境,这意味着调查人员对非法黄金生产没有明确的总数字。不过,一直在调查此事的非盈利组织埃斯科拉斯研究所(Escolhas Institute)的拉里萨·罗德里格斯(Larissa Rodrigues)估计,巴西约有15吨黄金来自非法来源。

 

非法获得的黄金经过加工通常被卖给其他公司而变得合法

 

  揭开并摧毁这座秘密机场的行动被称为“冷黄金”(Cold Gold)——这是对非法采金的微妙回应,矿主在金融系统或珠宝市场成功合法化这些非法的黄金,这个过程被称为“加热”黄金。

 

  这个过程很简单。“某人手里有黄金,但他没有任何官方文件——因为许多人从不合法的地方提取黄金。”瓦斯康塞洛斯说,“这个人卖黄金时要么出示假证件,要么是购买者自己出具证件。在那一刻,黄金被一家官方企业购买,这家企业宣称黄金来自合法的矿山。然后黄金进入合法系统。”

 

  这一过程通常没有数字数据库来追踪违规者或存留针对买家的证据,理论上这些都是由巴西央行和巴西证券交易委员会(CVM)监管的。

 

  多年来,联邦检察官一直在推动中央银行和巴西矿业署设计一个新系统,但几乎没有政治动力。博尔索纳罗经常公开表示支持亚马逊开矿,并批评给予土著部落的大片受保护土地。

 

  罗德里格斯表示,政府“对建立打击非法采金的制度完全没有帮助”。她说:“政府一直在提出开放在亚马孙地区发展采矿业的建议,并与当地矿山进行谈判。这就像是对非法行为继续存在发出信号。”

 

  巴西环保署的经纪人遗憾地总结了这一情况:“所有的黄金从哪里来?没有人关心黄金的起源。”

 

  支持采矿的政府

 

  在寻找这种贵金属的过程中,何塞·安东尼奥·佩雷拉·多斯桑托斯(Jos é Ant′nio Pereira dos Santos)花了将近50年时间逃避执法,直到2020年2月,他获得了政府颁发的在亚马逊地区采矿的官方许可证。

 

  在该地区新一轮黄金繁荣的前沿,多斯桑托斯雇佣了一支工人队伍和重型设备,并维护着一条泥土机场跑道,他用这条跑道每月将开采的5公斤合法黄金运往该地区的城市。

 

  这类企业日益成为许多贫穷亚马逊社区的经济支柱。在那里,包括采矿和伐木在内的原始资源开采往往是生存的唯一途径。

 

  “我们地区70%的经济活动依赖黄金。那些不直接依赖它的人,是间接依赖它的。它为我们的经济发展提供了动力。”维斯克利托马兹说。他是伊塔伊图巴(Itaituba)的地方委员会成员,伊塔伊图巴是一个位于帕拉邦的矿业自治市,被称为“掘金镇”。

 

  “每个人都在谈论保护亚马逊,但只有住在这里的人才能保护亚马逊。那些来自巴西利亚、圣保罗、欧洲的人,他们不知道这里的社会是怎么运作的。”镇长瓦尔米尔·克拉米科(Valmir Climaco)认为,这是一个人性问题:“当一个地区发现黄金时,世界上没有什么能阻止矿工开采黄金。”

 

  两人都支持亚马逊地区采矿业的自由化,尤其是托马兹,他站在游说博尔索纳罗和国会推动立法的前列。2020年10月,支持采矿的团体封锁了该地区一条重要的粮食贸易公路,以促进他们的事业。

 

  然而,这场运动引发了当地土著团体以及环保主义者的反对,他们说,更多采矿的合法化将进一步刺激热带雨林的破坏,在博尔索纳罗的领导下,热带雨林的森林砍伐率飙升。

 

  “矿工与土著居民接触会产生很大的影响。他们在社区内带来暴力和冲突,”弗鲁米南塞联邦大学地理学教授路易斯·贾迪姆·旺德利说。

 

  他补充说,一些土著人把采矿作为赚取收入的一种手段,在传统的环保主义社区中造成了分裂。他说:“现在我们看到,在蒙杜鲁库部落,有人想开采,有人不想开采。”。

 

  矿工们的方法通常也是粗糙和现成的,不包括对矿床进行适当的测量。Wanderley教授补充道,结果是,为了寻找少量的金块,大片森林被不必要地夷为平地。

 

  对联邦检察官德塔索来说,矿工们——以及背后有钱的投资者——已经从“有利和宽松的立法”中获益,该立法允许他们“以社会为代价获取利润”

 

  他说:“我们承担着被污染的河流、河流中的汞以及受到暴力威胁的当地居民的负担。”。

 

  委内瑞拉的采矿带

 

  对于国际调查人员来说,巴西的黄金贸易还有一个更具争议的方面:它与委内瑞拉的密切关系。

 

  随着委内瑞拉经济低迷,其石油收入枯竭,马杜罗政府于2016年在奥里诺科河南岸建立了一个采矿带。当时的想法是开采该地区的黄金、钻石等。

 

  这条采矿带覆盖了委内瑞拉12%的领土,面积相当于葡萄牙,而且由于它位于南部,成为巴西走私黄金的天然出口地。

 

  该地区以暴力著称。联合国记录了这样的案例:一名矿工因偷了一个气瓶而在公共场合遭到殴打;一名年轻人因偷了一克黄金而双手中弹;一名矿工因未申报金块而被砍掉了一只手。

 

  联合国2020年7月发布的一份报告称:“该采矿带大部分采矿活动都受到有组织犯罪集团或武装分子的控制。他们决定谁进出矿区,对违反规章的人进行严厉的体罚,并从矿区内的一切活动中获得非法经济利益,包括通过敲诈换取保护。”

 

  报告详细描述了矿场黑帮实施的残酷惩罚,包括因涉嫌盗窃而截肢和因涉嫌间谍活动而死亡。报道说:“矿工的尸体经常被扔进用作秘密坟墓的旧矿坑。”

 

  非政府组织SOS的顾问克里斯蒂娜·布雷利(Cristina Burelli)表示,“一些黄金的出口路线通过巴西。这是一个非常多漏洞的边界。”

 

  一旦进入巴西亚马逊地区,在进入全球市场之前,这些黄金可以用与非法采矿相同的方法洗白并流入合法市场。与此同时,这些利润通常由年轻的新兵穿梭于边境。

 

  “委内瑞拉70%至90%的开采黄金是非法出境的。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负责拉丁美洲事务的高级项目经理亚历山德拉·皮纳(Alexandra Pinna)表示:“这甚至连委内瑞拉央行都没有触及。”他估计,2018年走私出境的黄金价值为27亿美元。

 

  对于检察官、警察和活动家来说,解决整个问题的办法在于建立一个可靠的追踪系统,首先是巴西伊塔伊图巴等城市黄金销售的基本数字化。然而,这将需要协调一致的经济、政治和公众压力,而这些压力似乎都不会到来。

 

  “如果我们建立一个可追溯系统,我们可以要求公司证明黄金的来源,”一位联邦探员说。“但是没有人这么做。我们消费者最终会间接地提供帮助。”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