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矿业>国际

世界一流矿业公司在做什么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20-10-10作者:王亚宏


  当前,我国很多大型矿业企业集团提出要建设世界一流矿山企业的目标,黄金企业集团也不例外。

 

  建设世界一流,首先要了解世界一流矿山企业,知道他们过去干了什么造成今天的成功,现在他们又在积极在哪些方面突破,以此了解他们的运营模式、发展趋势,只有这样才能找到自己与一流企业的差距,并充分认识到哪些可以照搬、哪些需要学习、哪些可以参考、哪些需要摒弃,取人之长、补己之短。

 

  研究了解世界一流企业后,就要进行对标,将大目标分解成小目标,最终指标化、项目化,从科技研发水平、管理体制机制、人才培养使用、资源占有等多个指标向世界一流看齐,最终发挥中国企业优势,形成后发优势、赶超先进。

 

  这篇文章主要介绍了近期国际上几家较有影响力的矿山企业在应对新形势时的做法,虽然不全面,但也可管中窥豹,为矿业特别是黄金矿业从业者提供参考。

 

  矿业是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行业之一,但对身处这个行业的公司来说,却被卷入未有之大变局中,有时不是自己跑的不够快,而是整个行业在被内卷化。

 

  今年8月,曾经的行业“带头大哥”埃克森美孚被踢出了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埃克森美孚于1928年被加入道指,是该指数中现存的最古老成分股,一度看到指数构成公司中的其他伙伴来来去去,能源矿业凭借增长的刚性需求和稳定的收益一直岿然不动。埃克森美孚市值在2007年10月曾达到逾5250亿美元的巅峰,到2011年还是美国最大上市公司。

 

  然而时代在奔跑,埃克森美孚的市值2012年被苹果超越,之后又被越来越多的科技股甩在后面,直到近期被道指剔除,而且值得一提的是,取代其在道指中位置的是一家名字以“.COM”结尾的公司。埃克森美孚的境遇已经成为矿业公司的一个缩影,虽然行业整体在复苏和增长,但总体的影响力却在减弱。和规模更大、盈利能力更强、发展更迅速的新兴技术公司比起来,矿业公司常常被贴上“陈旧”“臃肿”“不利环保”等负面标签。但事实上能源矿业公司的重要性却从未改变过。从宏观上看,无论能源还是金属,都是实体经济云顶必不可少的原材料,在微观上看,矿业公司提供的就业事关数以百万计家庭的生计。

 

  在行业内的感叹和行业外的白眼中,矿业在负重前行。在这条蜿蜒的队伍中,有些矿业公司走的较为稳健,有的却会逐渐掉队。因此看清行业领头者的步伐,就可能顺着他们的脚印,走得更快更远。

 

  优化财务,整合资源

 

  矿业公司通过处置非核心资产并根据长期战略优化项目组合来简化其业务组合,黄金矿业的合并是行业的亮点。

 

  今年以来,受疫情打击,全球经济被按下暂停键,矿业公司正常的生产经营也被打断,市场需求也一度萎缩。不过之后随着复工复产的推进,矿业公司的韧性和弹性也逐渐显现出来。从传统的生产和利润等指标来衡量,对于世界顶级矿业公司来说,当前情况看起来不错——在经历了一段停顿后,矿业公司终于延续了2019年相对优渥的势头。

 

  全球矿业前40名的企业收入和盈利能力继续保持稳定增长,资产负债表也很强劲。资本支出出现增长。顶级矿业公司在疫情前的状况处于2014年以来最好时刻。当时,作为一个整体,领先的矿业公司提高了产量,增加了现金流量,减少了债务,并为股东提供了接近创纪录高位的回报。而且还有现金来增加资本支出。

 

  矿业公司通过处置非核心资产并根据长期战略优化项目组合来简化其业务组合,黄金矿业的合并是行业的亮点。比如巴里克以54亿美元收购兰德黄金资源,而在斥资180亿美元收购纽蒙特未果后,转而与纽蒙特合并了各自在内华达州的黄金业务,并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在矿业的资本运作中,不但全球排名前二的矿业公司巴里克和纽蒙特屡屡传出合并的“绯闻”,来自中国的买方也同样引人注目。山东黄金及紫金矿业今年发起了一波从南美到西非的收购潮。潜在的收购方在采取行动之前评估其战略选择至关重要,顶级矿业企业选择进一步的交易的目的是提高效率并提高生产率。

 

  并购的动力来自买卖双方,卖出资产的一方也有自身类似的逻辑。全球领先的黄金生产企业巴里克去年起开始出售旗下多处矿业项目,包括位于科特迪瓦的通戈金矿项目、位于塞内加尔的马萨瓦项目以及西澳大利亚卡尔古利项目。之所以会出售这些金矿,是巴里克大规模资产整理计划的一部分。该公司此前表示将专注于其表现最佳的资产,并试图剥离其余资产。

 

  一个愿买,一个愿卖,交易就容易达成。不过客观地说,疫情对交易的规模和频率带来了负面影响。今年前5个月矿业领域已经完成了275笔交易,价值约69亿美元。疫情传播在一定程度上耽搁了买家和卖家间的交易。因为去年上半年矿业领域发生了329笔并购交易,价值约268亿美元。其中包括巴里克和纽蒙特等黄金矿业巨头发动的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交易。随着疫情影响的淡化,矿业交易有望反弹。

 

  扭转形象,赢得青睐

 

  在种种新的挑战下,为了改善公司公众形象,获取股东的信任,顶级矿业公司采取的措施包括处理排放,投资于差异化技术和数字化,更积极地与消费者互动并建立品牌。

 

  领先的矿业公司为支撑全球经济增长产出了不可或缺的金属原材料,同时也为员工、社区和政府等利益相关方创造了巨大价值。不过通常的利益相关方链条中有一个常见的角色却发生了缺席:股东。虽然矿业公司得到了供应链和价值链上各环节的赞扬,但却没有引起投资者的青睐。至少从市场回报和估值来看,投资者始终对顶级矿业公司的股票兴趣欠奉,矿业板块相对低迷,也与矿业公司的表现形成对比。

 

  难道传说中的价值投资者都对矿业公司视而不见吗?事实上不少人将这个和每天生活息息相关的产业视为“夕阳产业”,却将同属大宗商品领域中的粮食划为另一类。在投资者眼中,虽然矿业公司目前“侥幸”不错,但在展望采矿业的未来时,却会对采矿业对安全、环境、技术和消费者参与等重要问题并不看好。他们质疑该行业是否可以负责任地创造可持续发展,能否持续地为所有利益相关者创造价值。而一些安全或环境事件加剧了这些担忧,比如去年12月南非奥克尼金矿突发矿难,五名井下矿工被困。事发矿井位于地下1350米处,搜救难度加大,该事故救援引起很大影响,矿业公司整体形象受损。

 

  极端天气事件的发生频率不断上升,凸显了环境脆弱性的影响。高能耗、高排放的矿业公司往往会被推上气候变化的审判席。今年以来的疫情爆发,又将公共卫生的话题纳入了顶级矿业公司的议程中,如何保证员工的健康,保障供应链的安全,都成为矿业公司新的课题。

 

  在种种新的挑战下,为了改善公司公众形象,获取股东的信任,顶级矿业公司采取的措施包括处理排放,投资于差异化技术和数字化,更积极地与消费者互动并建立品牌。此外,矿业公司还纷纷转向环境、社会和治理绩效管理(ESG)。环境、社会及治理报告(ESG报告)是企业在其环境、社会及管治等方面政策和表现,及其有重大影响定期向投资者等利益相关方进行披露的沟通方式。企业通过定期发布ESG报告可以加强风险管理、改善集资能力、满足供应链需求、提升声誉、缩减成本及提供利润率、鼓励创新、保留人才和获得社会认可。

 

  技术进步和不断变化的市场情绪是主要的商业挑战。领先的矿业公司需要证明自己有能力跟上时代变革的步伐。这意味着将以前“污染大户”“夕阳产业”等并不好的声誉转变为经济和社会的杰出贡献方。从环境、社会及治理出发,优先考虑以技术为基础的绿色战略,有助于赢得利益相关者的信任,并使矿业公司在未来创造可持续的价值。

 

  全球领先的40家矿业公司曾计划到202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进一步减少3%至5%——今年疫情导致的生产暂时停顿有助于这一目标的实现。尽管设立环境目标是一个积极的步骤,但矿业公司工似乎并没有达到与能源领域的同行相同的水平。例如,壳牌石油和英国石油等石油和天然气公司设定了明确的减排目标,将其碳足迹与高管薪酬挂钩,并将高达8%的总资本支出投资于绿色技术。相比之下,矿业公司还没拿出类似的举措。

 

  当然,环境、社会及治理方面的努力去的变化需要长时间的投入。会计事务所普华永道预测,采矿业在未来15年内仅会出现边际市值增长,在此期间,其表现落后于整个市场。在更广阔的市场背景下,矿业公司需要继续为争取青睐而奋斗。

 

  依靠技术,找到出路

 

  矿业公司需要在数字化和工业4.0的实践中学习总结,并将这种思路推广至产业链的每个环节中。

 

  不少投资者已经用脚投票,抛弃矿业公司,转投科技企业。但事实上领先的矿业公司并不会拿科技公司当竞争对手,因为矿业要完成转型,提高竞争力,激发新活力,还要从技术进步上下功夫,完成转型升级,找到新的突破口。

 

  技术正在成为全球领先矿业公司的关键差异化因素。随着公司致力于利用技术来降低维护和开采成本,自动化和数字化为这方面的努力注入获得动力。但是与许多其他行业相比,采矿业的技术渗透度水平仍然相对较低,虽然大型工程机械也在升级,但整体技术应用并不算普及。最明显的标志是全球排名前40位的矿业公司中只有7家在其高级管理团队中设有首席技术官、首席信息官或首席数字官。

 

  矿业公司需要在数字化和工业4.0的实践中学习总结,并将这种思路推广至产业链的每个环节中。他们需要更广泛地采用技术,以涵盖可持续性、安全性和不断变化的外部环境。掌握数字技术的矿业公司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获得更高的收入和更低的成本。比如力拓和美铝与苹果公司成立了一家新公司,创建世界上第一个无碳铝冶炼工艺。RCS Global已与许多组织合作,使用区块链技术来追踪和验证符合道德标准的钴。

 

  当然技术也不能“包治百病”,矿业公司也需谨慎面对其他挑战。毕竟矿业公司任何不当行为都会导致重大的声誉风险,并影响整个行业的社会信誉。采矿必须是对瞬息万变的形势做出最快反应的公司之一。比如今年5月矿业巨头力拓为扩建一个铁矿,破坏了澳大利亚西部的两处原住民神圣庇护所。在投资者强烈施压下,其首席执行官让-塞巴斯蒂安·雅克很快表示将在明年3月底前辞职。新首席执行官将不得不修补力拓与澳大利亚原住民的关系,并解决依赖铁矿石等重大战略问题。

 

  此外,当前贸易战、地缘政治危机和经济增长前景的不确定性继续造成矿业动荡,大宗商品价格和新兴经济体汇率出现波动更叠加放大了这些公司的挑战。由于主力矿业项目大多集中在新兴市场,本币兑美元的波动有时会导致矿业公司外汇损失大幅增加,甚至严重侵蚀利润。比如近两年来巴西淡水河谷确认了27亿美元的汇兑损失,俄罗斯诺里斯克镍业也由于同样的原因损失了10亿美元。

 

  大型矿业公司如履薄冰,才能走出一条通往未来的路。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