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矿业>国际

赞比亚:利用非正统采矿业应对国家债务问题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20-06-12作者:林永飞(译)


  赞比亚是非洲第二大铜生产国,该产业为这个内陆国家贡献了12%的GDP。然而,该行业最近一直承受着压力,首先是停电和干旱造成的生产中断,现在是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然而,政府目前正热衷于利用非正规采矿业产生的矿产资源遏制国家债务飙升。

 

赞比亚的手工和小规模采矿者(ASM)一直在全国各地开采新发现的黄金和锰资源

 

  赞比亚的手工和小规模采矿者(ASM)一直在全国各地开采新发现的黄金和锰资源。这些业务往往以健康和安全条件差为特点,他们理应购买许可证、提供环境改善计划并支付费用。然而,许多人没有。因为他们发现该过程过于艰难,这导致一些矿产品被走私出该国。

 

  为了增加对ASM部门的参与,赞比亚的矿业投资部门ZCCM-IH在3月份表示已开始从非正规矿商那里购买黄金。它补充说,为协助他们的运营,它将提供有关矿山规划和安全以及使用机器的专业知识。但是许多人对政府的意图以及使该部门正规化是否真的能增加国民收入表示怀疑。

 

  赞比亚的ASM规模

 

  对赞比亚人民来说,ASM是一项重要的经济活动,为农业社区提供补充收入和为小型初创企业提供种子资金。虽然该部门的规模不详,但估计约有1300名从业人员。

 

  伦敦政治学院国际增长中心政策经济学家西瓦勒(Twivwe Siwale)表示,赞比亚的ASM存在不同程度的正规化。

 

  西瓦利去年访问了赞比亚的锰资源的小规模开采地区,他说,这些矿石是以很低的价格购买的,然后被带到一个加工点,通常是外国人拥有的,然后以更高的价格出售。当产品在国外加工和销售时,价格会大大提高。

 

  该行业过去主要集中在绿宝石和紫水晶开采上,但最近发现用于电池的金和锰的开采量出现了新的增长,刺激了政府的兴趣。

 

  西瓦利说:“通常情况下,淘金从‘赤脚矿工’的发现开始,到政府和军队接手为止。”她说:“政府倾向于认为,我们国家有黄金,我们可以用它来支撑我们的国家储备,减轻偿还债务的负担。然而人们往往不清楚黄金的数量以及它们是否具有商业可扩展性。”

 

  ASM值多少钱?

 

  赞比亚矿业部长表示,他希望赞比亚在2020年生产40吨黄金。一些主要的采矿作业产生少量黄金作为副产品,但这一目标也包括来自手工采矿者的黄金。

 

  ZCCM-IH曾表示,将在战略区域设立黄金购买中心,并将其作为正式化的第一步。这一政策反映了加纳、埃塞俄比亚和坦桑尼亚也希望减少黄金走私。

 

  购买ASM黄金的决定恰逢全球市场价格上升。然而,非洲高级分析师尼克·布兰森(NickBranson)表示,赞比亚的这一政策也影响了赞比亚对矿业外汇收益最大化的期待。“购买ASM黄金的决定恰逢全球市场价格上扬,因为黄金在不确定时期被视为避风港。”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赞比亚的财政正处于严重紧张状态,公共债务约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10%。

 

  布兰森说:“政府的干预常常损害矿工的利益,他们最终被繁文缛节扼杀,暴露在官员索贿的面前。”他补充说,赞比亚的腐败指数为2.25(10为满分),这使它完全处于贪污的极端风险等级。

 

  西瓦利说,尽管她也经常“提防政府的营销计划”,但黄金购买中心可能比走私出境的危害小。“我认为这是一个有趣的想法,但必须以正确的方式来做。”她提醒说,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当政府有类似的模式从矿商那里购买宝石,然后负责销售和转售宝石时,因为价格太低、政府机构臃肿、效率低下,没有做应该做的事情。

 

  西瓦利补充说,也许有必要问:“ASM到底是什么?是为了生计吗?还是企业发展问题?在这些地方从事这类开采的人们,我认为他们只是想生存下去,这关乎他们的生计。”

 

  未来更多挑战

 

  布兰森说,除非赞比亚公共财政出现奇迹般的好转,否则他预计ZCCM-IH对黄金开采行业的干预不会产生积极的结果。

 

  “只要重点仍然放在最大化外汇收益上,个体和小规模矿业公司就不太可能受到对其环境影响的有意义的审查,也不太可能从国家支持改善生产标准中获益。大型矿商将继续避开ZCCM-IH的黄金,担心污染其价值链。

 

  与许多其他国家一样,赞比亚的采矿业面临着巨大的未来压力,原因是无法预见的灾难,如新冠肺炎疫情,但也因为该国过度依赖采矿收入。这导致政府和主要矿工之间发生冲突。

 

  2019年5月,国家对孔科拉铜矿进行了临时清算,扣押了韦丹塔的资产。这导致赞比亚的产权指数从高风险调至极端风险。在撰写本报告时,政府威胁要暂停嘉能可一个项目的采矿许可证,因为政府不接受因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矿山生产中断为不可抗力。布兰森说,除非赞比亚公共财政出现奇迹般好转,否则他预计ZCCM-IH对黄金开采行业的干预不会产生积极成果。

 

  普华永道(PwC)高级合伙人纳西尔·阿里(NasirAli)表示,政府应该考虑更长远,并考虑从更多下游业务中增加价值。“我们应该通过建造工厂和用生产的铜制造电线、保险丝和其他消费品来增加价值;然后,我们可以以10-15倍的价格出售它,但这意味着在基础设施和技术技能方面的巨大投资。”他说。

 

  他总结道:“这不是短期解决方案,而是一个较长的解决方案,但我认为赞比亚的优势是让投资者把这些东西落实到位。”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