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专栏>评论

尾部风险概率加大 黄金避险价值更加凸显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20-01-08作者:工商银行贵金属业务部 徐铨翰


  笔者对于避险资产特别是黄金充满信心,主要是因为财富分配的失衡所引发的全球政治和经贸格局的变革仍然在持续,这意味着各种不确定性将会加大。

 

  2019年全球政治经济动荡起伏,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民粹主义思潮逐渐抬头,从亚洲到美洲,从纽约到伦敦,全球各地都出现了激烈的政治对抗。此外,随着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不断升级,全球经贸活动迅速冷却,各国制造业均遭遇了重大打击,全球经济不断下滑。

  在资本市场,为了对抗长期的经济低迷,全球负利率债券量价齐升。与此同时,不断萎缩的制造业数据,令象征经济活力的大宗商品价格保持低位震荡。全球风险资产价格也因为无风险收益率的低迷而获得超额估值并屡创新高。种种的资产价格异象,颠覆了投资者对于资产分析的一般性框架。

  面对种种的不确定性,各大央行为了保护其资产负债表免于受到过于宽松的货币政策冲击,开始加快与美元脱钩,并通过增持黄金来分散其投资组合,或与非美央行进行货币互换降低美元持仓。市场对于美元逐渐失去信心,对全球央行货币政策失去信心,令黄金在2019年傲视全球主要国家货币。

 

  全球经济结构重新调整

 

  在过去几十年的全球化进程中,国与国之间的经济差距不断扩大,不同阶级之间的财富分配加剧扭曲,这成为近年全球民粹主义大回潮的背景。战后数十年,全球进入了一体化的高速发展。另一方面,财富在社会阶层之间不平衡的分配也在不断加剧。在不平衡的推进路径上,次贷危机期间美联储对于华尔街的救助行为,无疑对这种财富分配的极度扭曲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并为当前的反全球化浪潮埋下了伏笔。2019年最终成为种种矛盾的集中爆发期。

  与此同时,民粹思潮的回归引发了全球经贸格局的巨变,而为了维护各国的经济水平所谓的现代货币理论开始甚嚣尘上,债务货币化也开始进行大规模的实践。从经济的角度来看,近年来不断出现的关于金本位制复辟的呼声也是民粹主义的一种表现。种种迹象表明,反全球化已经成为短期内不可逆转的趋势。

  伴随着各国在全球事务上的诉求更加多样化,多边主义加速抬头并成为解决当前全球一极格局的重要手段,但也对当前的全球治理格局产生新的要求。反馈到经济上,新的政治格局变化导致全球产业链重新布局,与之配套的全球贸易货币体系也将持续进化。美元的霸权地位继续受到挑战,不同地区的货币关系将会出现分化。市场不能再简单地通过以往的划分方式来定性一国货币的属性。

  从表面看,美国的经济扩张势头减弱,美联储不得不采取逆周期调控是本轮宽松的成因,背后更深层次的逻辑在于,原先美国作为全球主要消费驱动国,通过债务扩张带动全球产业链的经济模式难以为继。原有的全球经济模式所导致的不断扭曲的财富分配,使得美国在内的发达国家货币当局根据通胀目标所锚定的货币政策失效。

  实际上,美联储以美国的经济情况作为货币政策的收放标准本无可厚非,但作为全球的主要结算货币,美元的无序扩张向非美经济体外溢,却导致全球法币体系受到质疑。

  受惠于通胀水平与劳动力市场的部分脱钩,债务货币化不断得到强化,全球央行的无下限降息引发负利率债规模创下历史记录。根据数据显示,2019年8月底,全球负利率债券规模一度攀升至17万亿美元的历史记录。在发行负利率债的19个国家中,欧洲和日本发行的债务规模最多。负利率债务的大规模增长,也揭示了当前发达国家经济体不得不面对的一个现实,在面对长期的制度性结构性问题的情况下,货币政策已经陷入无效。

  各政府以低通胀为名肆意超发货币的行为,令各大主要经济体深陷流动性陷阱,同时又导致财政赤字又可称旁氏债务面临崩溃的境地。对于投资者来说,当货币的名义收益都出现了负值,那么还有什么能够比具备对冲法币信用价值的黄金更值得追捧呢?

 

  黄金是重要的避险资产

 

  从全球各国的经贸政策的角度来看,如果说2019是各国的外部政策进入对抗期,内部货币政策进入无力期,2020年则会成为全球主要国家的财政政策持续发力期的起点。在这种情况下,叠加外部贸易环境可能出现边际上的改善,会使得资金更将偏向于风险资产。同时,由于全球化的撕裂,货币体系的逐渐变革,会导致传统的避险资产包括黄金仍然有上行空间,当然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对于避险资产,各国对于美元的持续不信任,是支撑黄金的主要因素。各大央行去美元的坚定态度,意味着黄金仍有走高的空间。当然这种货币间的脱钩是逐级发生的,以美元计价的黄金仍然需要考虑到美国的货币政策。此外,全球贸易风向在美国的大选年可能出现缓和,非美经济体的可能出现喘息的机会。在明年资产轮动的短暂间歇,是积极配置避险资产的最佳时机。尽管避险资产的爆发逻辑还需要时间来发酵,但趋势已经开始形成,积极做好防御性应对永远不会过时。

  笔者对于避险资产特别是黄金充满信心,主要是因为财富分配的失衡所引发的全球政治和经贸格局的变革仍然在持续,这意味着各种不确定性将会加大。特别是当全球货币体系不得不做出改变的情况下,去美元化会成为各方博弈的焦点。对于美国来说维护美元霸权是其核心利益,这就意味着去美元化的过程中会充满着矛盾与冲突。

  另外,由于政治局势的改变,民粹主义的全面回归,会在一定程度上引发巨大的系统性风险包括政治对抗风险和经济衰退风险,这还将导致法币体系面临信用风险。

  因此即便在大选年我们会看到一些风险偏好的回暖,政治对抗上产生的不确定性,将会令市场很难对某单一资产特别是风险资产产生长久的一致性预期,投资者应且行且珍惜。同时,配置避险资产黄金会成为在充满政治经济不确定性的环境中,对抗货币信用缺失的最重要的保值手段。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