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专栏>评论

是技术的,也要是市场的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19-11-21作者:毕雁飞


  显而易见,依据现行《固体矿产资源储量分类》中对矿产资源描述的部分进行地质调查评估,所得到的地质成果,无论是矿产资源勘查报告,还是地质资料,都属于地质报告或是技术类报告,而非市场类报告。

  在当下市场经济的大背景下,以地质报告或是技术类报告作为市场交易的参考依据,会对矿业权交易带来诸多不便。

  自然资源部印发的《2018年度全国矿业权出让转让审批等信息公开情况》显示,2018年,全国共发布矿业权出让转让审批等公开信息44151项。其中,招标拍卖挂牌出让公告983项,招标拍卖挂牌出让结果公示862项。同比,这三项数据在2017年分别为50643项、1828项和1678项。可以看出,矿业权交易在2018年内大幅减少。

  有专家认为,近年来的矿业权交易减少,一方面是受到当今市场、政策等多方“时效性”因素的影响;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传统性”因素的影响,例如传统地质调查评估报告所存在的问题。

  我国现行的固体矿产资源储量分类分级国家标准自1999年改革以来,已经使用了20年之久。这是结合我国当初勘查工作的实际和矿产资源勘查工作的需要提出的。在当时,它基本可以满足我国矿产资源勘查与资源管理方面的需求。然而,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繁荣,行业的飞速发展,这类专门由地质技术人员制定、使用的标准,愈发与市场经济的需求脱轨。

  “这类技术报告是由技术、地质人员写的,但是当交易人员拿着这类专业报告去做市场交易时,上面展示出的信息很多时候并不是对方交易人员所希望看到的内容,”一位从事有色金属研究30余年的老矿业人说,“这类报告是给政府机构或是资产管理部门看的,而不适合拿来当作市场报告用。但是,矿业权交易中又没有其他的市场报告标准,这是地质勘查行业发展面临的很大困扰。”

  那么,究竟什么样的固矿分类标准是更加符合国家要求,并更加适用于当今时代的分类标准呢?

  首先要满足国家对资源管理的需要,这是基准原则。其次,在此基础上,要考虑到当今矿业形势变化,即与矿业市场需求相匹配,不能成为矿业权交易的阻碍,推陈出新。

  换句话说,它既要满足由国家出资勘查所形成的探矿权、采矿权进行转让评估的需要,又要考虑商业地质转让的需求,那么则会形成一个“双合规”的固体矿产资源储量分类方案,并最终与世界体系所接轨。

56.9K